揉揉乾澀的眼,戴君樺已經連著一個禮拜都迎接早晨的陽光了。房間裡,電腦主機運轉的聲音轟轟不停,他眨眨眼,忍不住在螢幕前打了一個大哈欠。

螢幕上顯示的畫面是word文件檔,他迅速掃過全文後,便移動游標按下存檔鍵。這可是他接近一個晚上的心血,倘若忘記存檔了,肯定又要多迎接一個清晨的陽光了。跟著,他翻翻自己手邊的是一疊A4尺寸的文件,下意識計算起日期。

「還有三天……跨年慶祝也可以嘛。」他喃喃著,腦袋也昏沉沉。

跨年慶祝說的是自然是要跟方俐妙去慶祝,方俐妙雖然已答應他們不用慶祝聖誕節,但其實他還是有些歉疚。不過更奇怪的是,事實上他是沒必要歉疚的,畢竟他們又沒來真的,又何必要像真的情侶一樣地來慶祝呢?

然而這期間他只專心在趕件,關於邏輯問題他是完全沒想到,只記得自己必須要在年底前交差。

是的,交差。他和方俐妙一樣,平常也有個鮮為人知的兼職,他是個業餘的翻譯者。早在上大學之前,他就通過英檢的高級測驗,去年他報考新制托福也有兩多百分的好成績;若不是因為他父母希望他能有外文的以外選擇,而他又在妥協之下填了幾個商學系志願,不然他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來唸國貿系。也幸好,系上開的課程他並太沒有排斥,反而還如魚得水地做起了業餘的譯者。

一開始,戴君樺是在系辦公室幫教授打打字,處理一些簡易的英文書信。之後教授察覺到他的英文程度不錯,甚至可說是極好。於是就讓他試著翻譯一點課堂使用的原文書,當然數量不過幾個章節,並且只限做為在課堂上使用的講義,不過這確實使他在翻譯上找到了開始,也在教授間有了小小的口碑。之後,他便常透過教授的介紹接一些零星的翻譯工作,並且自己也在網路上接一些案子,可說是非常確實地在累積自己的經驗。

至於這次的工作翻譯外國羅曼史,則是他的姊姊,也就是方俐妙的責任編輯——Amy,在十萬火急之下硬要他接下來的。因為出版社與向來合作的翻譯突然出了點問題,臨時又找不到信任的翻譯,所以就找到他身上了。

過去他也曾參與過羅曼史的翻譯工作,然而大都是和其他譯者合作,負責部分章節而已,這還是他第一次自己要翻完整本。偏偏這次出書檔期又排在農曆年後的國際書展,他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也因此他只好不停地迎接清晨的陽光,當然慶祝聖誕節更是想也不敢想了。

「哈……」戴君樺一邊打哈欠一邊走向床舖,他下午還有課必須先睡一下才行。忽然間,他瞥見放在枕頭邊的手機有封未讀訊息。

一邊嘟嚷著「誰啊」,他撐著疲憊的眼皮,按下了瀏覽鍵。隨即,手機螢幕上顯示「嗆辣小公主」;嗆辣小公主是戴君樺自己在手機裡偷偷給魏可柔的代號。

「下午三點橘柚,我要跟你談判。」

「哈——這次她又怎麼了……」忍不住又打了個大哈欠,戴君樺已經完全撐不住了。手機隨手一放,他立刻倒向床舖。

談判啊……朦朧之中,他模模糊糊地想著,當年小公主要和他分手之前好像是也是這樣說的。


「分手吧。」

應該是春天吧,那時小公主美麗的眼睛直視著他,沒有猶豫更沒有難過。

他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忘記當時魏可柔說話的語氣是如此不容推翻,忘記當時魏可柔望著自己只剩下輕蔑的眼神。那年魏可柔才十四歲,他也不過十五歲,雖然好像是在扮家家酒的年紀,但那是他的初戀。

那時候,他總愛叫她小公主,覺得她的美麗跟氣質真像公主,覺得她就是他心裡想像的公主。只可惜,他不是王子。

他不是不知道。

「嗯?」她微微抬起下巴,還是驕傲的小公主。

「嗯,好。」然後,他也是連猶豫都沒有地就應了聲好,甚至他是連想也沒想地。

不是不喜歡了,雖然那年他才十五歲。只是在那一刻懂得,有些話只要說出口了,就再也收不回,像一些已經變質的感情。

他以為他已經忘了。

當魏可柔頭也不回地轉過身時,他望著那麼好看的背影,卻不由自主地掉下來眼淚。他想,大約是因為他心底有處被撕裂了。

受了傷,總是會痛的。

之後,他轉學了。上了高中,又上大學,開始有機會談著不少小戀愛,只是心底總有一處麻麻癢癢的,像結了痂還沒好的傷。到底是要撕下它,還是要等它自然脫落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