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君樺覺得自己最近有點奇怪。一向,他很懶散的,即使是談了戀愛也是,合得來就再去,不合就放手,過去的女友都埋怨過,他的懶性簡直近乎無情。但這「無情」並不是真的沒有放過感情,又或者不留一點感情,只是他不太執著,執著是種沉重深沉的感情,他覺得自己要不起,也承受不起。

或許,他的確像個遊戲人間的花心人吧。

但是最近很奇怪,他和方俐妙「在一起」快三個月有了,而他還不厭倦。最初,他只是想逗逗她而已。一個看起來文靜、膽小的女孩,卻有著意外偏執的堅持,思考方式帶點漫畫式的誇張,有些遲鈍卻又有些纖細,總之就是矛盾得有趣。

他去看過她寫得幾本小說,大部分是皆大歡喜結局,想來世面上的羅曼史小說總是如此,但總免不了要穿插幾縷惆悵,如初戀的緬懷,又如錯身的遺感,還有配角總不愛到主角的心酸與守候。他當這是小女孩的浪漫,以為遺憾是種美,認為不過無病呻吟的風花雪月。

只是這些日子越接近方俐妙,他開始覺得困感了,方俐妙的生活簡單,和他很像,懶懶的不太有欲望,最高興的事就是想到有意思的小說橋段,老實說她的生活真無聊;一開始她很怕他,但現在日子久了,他就是突然牽起她的手,她竟也沒什麼知覺,所謂習慣成自然吧,老實說方俐妙這個女生其實不太有個性。

起初要不是還有個魏可柔總像隻刺蝟似地對他,和他吵嘴、和他針鋒相對,其實他根本不覺得自己會做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尤其還連拐帶騙地把方俐妙鎖在自己的身旁,甚至他越來越習慣。

習實?怎麼他也會有習慣某人的一天呢?

戴君樺搔搔下巴,真的是越想越不明白。該不會是因為自己對魏可柔仍舊情難忘,所以他才利用方俐妙,引起魏可柔對自己的注意?

他有這麼卑鄙嗎?戴君樺忍不住皺起眉。

「哈囉哈囉……你怎麼了?」

一隻白嫩的手在戴君樺眼前揮了揮。

「嗯?」戴君樺抬起頭看見一張熟悉的臉龐。「白白……有事嗎?」

今天晚上戴君樺吃過晚餐後,便到橘柚來喝杯咖啡。現在九點多了,已過了尖峰的用餐時間,店裡頭只剩下幾位零星的客人。

白白拿著水壼露出微笑,「這位先生需要幫您加水嗎?」

「哦……好——」才拿起水杯,他卻愣住了,原來他一口也沒有喝。

「戴君樺你在發呆哦?看你一整晚心不在焉的……」

「嗯……」

「要不要吃塊起司蛋糕,我請你吧。」白白暗暗嘆口氣,只得替他轉移話題。

「……好吧。」

正當白白轉過身之際,店門口處傳叮鈴的聲音,有人推門進來了。

「歡迎光臨……小姐一位嗎?」櫃檯處服務生正招呼剛推門進來的女孩。

白白微微側過身,對著戴君樺小聲說話,「我去拿蛋糕囉……」

「好!」戴君樺望著櫃檯方向站起身,原本心不在焉的表情,竟突然有些精神了。

見狀,白白搔搔臉,突然覺得或許等一下她會看見不得了的事呢。


櫃檯處,魏可柔正彎下腰看著冰櫃裡的蛋糕。出門前,方俐妙交代她帶點食物回來,以做完她今晚完稿的鼓勵。為了能看到熱騰騰剛出爐的新故事,這點小要求對魏可柔當然不是問題。

「嗨,真巧呢。」

聽見頭頂上響起的聲音,魏可柔感覺心一跳,一股厭惡感突地升起,她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想抬起頭。

「親、愛、的、可柔學妹,我們才幾天沒見而已,妳就忘記我了嗎?」戴君樺一臉笑咪咪。

「誰是你親愛的學妹?」魏可柔沒好氣地抬起頭,「講話別那麼輕浮好不好?都有女朋友的人了……」

這算被認同了嗎?戴君樺忽然有些哭笑不得。「要不要一起坐?聊一下。」

「沒空,我還要趕回去餵那隻小貓呢。」魏可柔別過頭。

「方小喵這麼晚還沒吃啊?」

魏可柔回過頭,一臉「你不知道嗎?」的表情,「喵喵她寫到最後時,不寫完是不會吃完東西的,我估計她今天晚上會完稿,所以才出來幫她帶點東西。」

戴君樺搔搔頭,他還真的不知道。

「搞什麼啊你……」魏可柔咕噥了句。

戴君樺乾笑了聲 就當他是被認可了吧,但他的心情還真是有點複雜,複雜到他釐不清自己的感覺。

「妳要什麼儘管點,這邊蛋糕跟飲料都不錯,我請客好了。」

「誰要你施捨啊?」魏可柔不屑地撇唇。

「妳啊……」戴君樺苦笑,忽然懷念了起來「這麼多年了,妳還是一點也沒有變呢……」她是小公主,永遠的高嶺之花,只有她能想要誰怎樣,然而誰也討好不了她。

那為什麼當時他們會在一起呢?突然他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你也沒變啊,一樣輕浮……」魏可柔笑了笑。

唉唉……。戴君樺仍是苦笑。他當年的形象真的有這麼差嗎?「好吧……那我可以陪妳回去一起慰勞一下方小喵嗎?這兩天我都沒看到她,還以為她蹺課回家了……」

魏可柔瞇眼,審視著他,「你們真的男女朋友?」

「妳是她的室友,那妳應該知道她趕稿還有分什麼時間嗎?」他反問。

魏可柔一怔,表情軟化了點。「也是啦……那,你只是去看喵喵,可不是陪我回家……」

「這……」有什麼不同?戴君樺不由得失笑,但看見魏可柔宛如潔癖似的堅持表情,他想他還是別多嘴的好。

最後,他們從橘柚外帶了三塊蛋糕跟兩杯咖啡、一杯牛奶回去。一路上,戴君樺三番兩次試圖和魏可柔攀談,但魏可柔要不是相應不理,便是冷言冷語的諷刺回去。饒是平常對女生一向溫柔的戴君樺,也有股想抓狂的衝動,更何況這段日子,他還常常跟沒什麼脾氣的方俐妙在一起,他已經快要想不起來討好其他女生的感覺了。

到底有沒有這麼自虐啊……他開始懷疑。

「妳跟方小喵還真是天差地遠的組合呢……」口氣裡他不無感嘆。

「沒氣質的兇女人跟膽小如鼠的笨女人嗎?」魏可柔哼了聲。

「那是玩笑話……妳不也說我是爛男人?而且既然這麼爛,妳還忍心把方小喵交到我手中?」他笑著眨眼。

聞言,魏可柔停下腳步,轉過身,直直盯著他。「我告訴你,我可還沒有完全相信你,但喵喵相信你,就算我對她生氣,她還是堅持要跟你在一起,所以你最好安份一點!」

「方小喵什麼都沒說嗎?關於我跟她會『在一起』的原因?」戴君樺突然覺得有趣了。

「我要知道你們的情史幹嘛?就算她想講,我也不想知道!」她厭惡似地撇過頭。

「這樣啊……」這隻小貓的忍功還真是一流……他不由得讚嘆了起來。

「你可要對她專情一點!我看你最近是都沒鬧什麼花邊,不過你會不會太遲鈍啊?竟然連她趕稿的習慣都不知道……而且這兩三天她不太有精神,該不會你們兩個吵架了吧?」魏可柔眉一挑,忽然笑了,「如果覺得不合的話,就趕快分手吧,我會好好安慰喵喵,讓她走出低潮的。」

聞言,戴君樺也笑了,「可柔,要不是我們曾交往過,我真的會懷疑妳對方小喵有意思呢!」

「戴君樺你想太多了!」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不過,要不是我們曾交往過,我還不會這麼不放心!」

戴君樺忽然覺得有些哀怨了,他可不可以不要再被誤會下去了呢?沉默半晌後,他才開口,「那真的是妳誤會了,現在我連她長什麼樣子都沒有印象,要不是妳提起,恐怕我完全都要忘記那個人。說真的,妳真的覺得自己的眼光有這麼差嗎?」

魏可柔哼了聲,不置可否。

戴君樺想嘆氣了,若是以前他可能會這樣的針鋒相對非常有興趣,也可能非要把魏可柔氣得哇哇叫才善罷干休。只是,他現在真的是習慣了吧,突然間竟是一股無力襲上心頭。

沒想到不過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已經習慣那懶懶的慢步調生活、不太需要費力的思考,還有那雙始終都相信他的眼睛(當然也有半信半疑的時候,但偏偏他就是覺得可愛)。

原來他真的習慣了,原來習慣也是種幸福。

只不過……

只不過,當他隨著魏可柔走進她們租賃的住處時,竟看見方俐妙一臉驚恐地縮在沙發上,同時還緊抱著筆紀型電腦。

「你、你、你怎麼會過來?」交往兩個多月了,這還是戴君樺第一次踏進她的住處,方俐妙為此感到驚恐不已。嗚……她在趕稿耶……別玩她啦!

「親愛的,我當然是來探望妳啊!」戴君樺笑呵呵。

「哇!」方俐妙驚叫一聲,抱著電腦衝進房間裡,迅速將房間門鎖上。

魏可柔一怔,不禁困惑了起來。這兩人在學校時不是老黏在一起嗎?

「唉……妳看,方小喵真是熱情對不對?」戴君樺笑咪咪,笑得單眼皮都快瞇了一直線了。

只不過……唉,為什麼現在他難得有興趣的兩個女孩,一個是討厭他,另一個卻是怕他?難不成他的魅力現在真的有如此不濟?

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