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睡一下吧……」悶悶地,他的頭埋在膝蓋間,他想也許睡著了,答案在就會醒來的時候。
飢餓令他心情低落。

叮咚叮咚!那是電鈴的聲音,聽見聲響他幾乎像隻驚弓之鳥,連忙就站了起來。

「開門開門……」他喃喃著走出廚房,唇邊有淡淡的笑意是他沒來由的喜悅。

走到門口後,他慣常地伸出手打開反鎖的門。門要開的一剎那,他覺得有些安心,他還記得的事似乎還有很多很多。

喀啦一聲,他向外推開門,一身西裝打扮的年輕男子就站在門外。

「阿漠!」男子喊道。

那是他在電話裡聽見的很相似的聲音。這應該是他的朋友吧?他感覺有些緊張,不過還是微笑了。

「嗨……」他戰戰兢兢地打了招呼。

男子抿著唇,似乎打量了下他,而下一刻卻驚叫了起來,「阿漠,你怎麼還不換衣服?你該不會真忘了今天要銷假上班吧?」

「我……」他舔舔唇,很努力在幾乎空白的腦中遣詞用字。

「你忘啦!」男子飛快地接下去,跟著便咧嘴笑了起來。

他搔搔頭,也有些想笑,他是忘了沒錯,只不過忘了的東西卻比這男子所想到的更多。

「阿漠,你別發呆啦……」男子翻過他的身子,推著他的肩膀,「你快點梳洗梳洗,換個衣服,我載你去公司。」

「等一等。」他連忙抓住男子的手。

「幹嘛?」男子挑高的眉有些不耐。

他舔了下唇,然後聽見自己乾乾的聲音。「我……我剛剛跟你說的事是真的。」

「什麼事?」

「我忘記了。」

「你忘記?你忘記那還說什麼……阿漠你耍寶啊?」男子才挑高的眉一下子便低下,然後又咧嘴笑了起來。

似乎是個愛笑的人。他默默地想。

「阿漠?」

他揮揮手,「不是,我的意思是……」搔搔頭,他想解釋,但其實他自己也覺得好笑,忍不住他歪過頭,視線一偏,他又看見漂亮的琉璃瓶,水藍的光彩正隱隱流動。

他忘記的,是像這樣的嗎?漂亮綺麗的,可是卻又會令他感覺痛苦?

「阿漠?」男子又喚了聲。

他轉回視線,看著男子有些稚氣的濃眉大眼,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我說我忘記了,是指我忘記所有事情了,大概這是喪失記憶吧。你別再說我是在開玩笑了,因為這一點也不好笑。你是我公司的同事嗎?如果是的話,你今天就幫我請假吧。對了,你等一下可以帶我去醫院嗎?不過我現在很餓,我們先去吃東西好不好?還是……你怎麼了?」因為男子一直沒說話,所以他便說了好長一串,然後等他注意到時,男子卻是驚嚇過度,呆呆愣愣的模樣。

「你還好吧?」他又問一次。

「喔……」男子眨下眼,似乎才回過神。他望著眼前的人,唇抿得緊緊。

「你還覺得我在騙你嗎?」他盯著男子的眼睛。

男子垂下眼,輕輕扯動唇,似乎笑了下。「不是,你開玩笑時,不是這種表情的。對了,你說你很餓了是不是?自從筱芸走了後,你這邊都是不開伙的,難怪你會餓到,我先帶你去吃早餐吧。」

「好,我去換衣服,你等我一下。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唉……」男子有些無力地笑了,「我叫蘇學文,你都叫我阿文。」

「嗯,你等我一下。」他對蘇學文笑了笑,然後便轉身走回臥房。

是他的錯覺嗎?他想那男子——阿文似乎紅了眼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