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昨天,我好朋友把我寫小說的事跟老闆娘講了。其實我有點不高興,因為寫小說出書以來,我最怕聽到的就是——「哇!出書好厲害!」每每聽到這句話,我就有種雞皮疙瘩都要起來的感覺。說真的,我一點也認為把自己的妄想,以及關於自己非常私密的情感寫出來這件事情有多麼了不起。

我對於自己的書寫純粹是當做一種熱情傾訴,當然要說是悲觀也可以,因為有許多時候,我非常悲觀。寫作,維持了我生理與心理上的某種平衡。所以我害怕別人討論指教,我寫得好或不好,因為有部分的描寫太多私密,就算是討論文章,也像在討論我那般;我明白這是我的自我意識過剩,然而卻一點辦法也沒有。或許這就是我停筆多時的原因。

我對自己的自我意識無可奈何,倘若阻止不了別人的討論,那就讓自己消失——我、是、很、自、私、的、一、個、人。

然而出書卻是讓我變得比較不自私的一個因素,我必須面對那些素未謀面的人,那這些人對於我所書寫的,有些情感投射。不知道該不該說負責,但我知道那些人中是有一些對我有所期待,我因為那些期待而有些虛榮,但還有更多怯懦。

我想,出書這件事,真的讓我變得複雜了。而至今我依然回不去當初寫作時單純的心情,如果人一定要背負著什麼才能繼續前行,我猜想這是我一生都不能拋棄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