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過後,我便開始著手寫出自己的第一篇長篇小說,雖然之前不是沒有寫過小說的經驗,但因為多是中篇或短篇,所以這真的是貨真價實的第一次寫長篇小說,無論是投稿字數限制,或者是情節舖陳可說都是新的挑戰。

除了江允謙以外,我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只利用上課與做專題之餘的時間,每天抽空寫個一兩個小時。好幾次,江允謙都想凹我把小說傳給他看,他是說可以給我一點意見,但我老覺得他其實只是想在課業忙碌之餘尋找其他的樂趣而已。所以不管他怎麼凹,我一律都裝作沒看見(因為他是在視窗上吵的)。

有時,我若裝傻得厲害,他還會直接打電話來討。

「不要再裝死了,妳這女人!」通常江允謙都是這樣開口的。

「你不是很忙嗎?」手機不能不接,因為人明明就在電腦附近,卻不接手機那實在是太奇怪了。

「再忙也要看看妳寫的小說啊。」我簡直可以想像江允謙在電話那頭笑嘻嘻的模樣了。

「這麼有閒情逸致的話,你可以去喝杯咖啡啊!」

「妳這女人給我看一下是會怎樣?」他叫我的稱呼已經快變成「這女人」了!

「你這男人怎麼這麼『魯』啊?」我撇撇嘴才懶得理。

通常,若來硬的不成,他就會開始說之以理,「我可以給妳一點意見啊,自己一個人埋頭一直寫是會有盲點的。也說不定,妳寫得比妳想像中的好,妳讓我讚美一下,搞不好就又會有新的靈感,這是哪裡不好?」

「謝謝,可是我不需要讚美。你慢慢忙喔,我也要繼續忙了,拜拜!」幾乎,每次都是這樣結尾的。

當然我並非真的鄉愿,不需要建議也不需要讚美,只是我還是有些害怕讓別人太靠近自己的心。更何況,即使沒有讚美,我也已經充分享書寫的樂趣。對我來說,那段日子裡最快樂的就是,看著自己腦海中所寫的橋段、劇情,一一化做文字呈現在眼前。

書寫,彷彿是與自己的對話,如此孤獨,卻也如此快樂。

於是將近兩個月多的日子裡,我幾乎都專注於小說情節的發展,失眠的問題也不再困擾我,反正睡不著,就爬起來寫小說囉。也因為我把僅剩的休閒時間都拿來寫小說,弘辰對我提出的邀約,可能逛街、看電影或喝下午茶,我對於任何會耗上半天時間的活動,都開始找理由推掉。其實這不只是為了專心寫小說,同時間我也是清楚,我終究是無法給弘辰任何承諾。

而無法清楚說出口的話,也只好藉著行動來一一表達,並且更希望能將任何可能的傷害都降到最低。但弘辰仍是令我詫異了,在我持續回絕他的邀約的同時,他依舊是每天晚上都會託可玲或明芬送來一杯飲料或者豆花、愛玉等等。

這樣堅持的心都是源於愛嗎?我不諱言,自己確實是受到了感動,但同樣也是內疚極了。

「真是個傻孩子呢。」我忍不住感慨,可是也無奈,怎麼只要一談起戀愛,大家就都傻了呢?

而傻傻的我,竟以為這樣的刻意疏離就可以沖淡弘辰對我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