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高雄時,是晚上十二點多了,弘辰到車站接我。那是一個意外,本來是明芬來電問我,到底什麼時候回家?當時我已經到高雄市區,於是就說,「等一下,大概半小時後吧。」然後不知道怎麼了,電話忽然到了弘辰手中。

「學姊妳人在哪裡啊?要我去載妳嗎?」

「嗯……」我還在思索是否該據實回答。

「妳人在哪裡?」弘辰又問了一次。

「我快到火車站附近了。」

「我去接妳,妳等我。」不等我回答,弘辰便先行切斷通話,我能說他學乖了嗎?

還不到火車站,車子便在建國路上停了下來。抓著包包的背帶,我慢慢走下車,路旁排班的計程車司機正招攬著客人。

「小姐坐車嗎?都跳錶的。」

我搖搖頭,然後走進一旁騎樓的便利商店裡。「歡迎光臨」店員招呼聲響起,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永遠燈火通明。在書架前,翻了幾本雜誌後,我感覺側背的包包裡,手機在震動著。

來電的人是弘辰,我想應該是他到火車站了。

「學姊妳在哪裡?」

忽然,我發覺弘辰最常問我的話總是「妳在哪裡?」,不然就是「可以去載妳嗎?」唉,所謂談戀愛犧牲奉獻就是這一回事嗎?我突然想發笑。

「我現在在建國路上的萊爾富裡。」

「好,妳等我一下。」

「嗯,等一下見。」帶笑的聲音聽起來心情好,弘辰的也是。唉,偶爾這樣也不錯,是嗎?

通話結束後,我才發現手機裡還有一通未接來電,以及一封簡訊,而來電與發訊號碼都是同一支,江允謙。

《妳到底到了沒啊?該不會妳現在已經睡死了吧?我跟妳拚了,等不到妳的電話,我是不會睡的!》

「他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看著螢幕上的訊息,我搔搔臉。

謝謝光臨聲中,我走出了便利商店,回撥電話給江允謙。

幾乎嘟聲沒響幾聲,電話便立刻接通了。「K先生,我到高雄了。」

「到了就好。現在才到嗎?」

「大概二十分鐘前吧。」我看看手錶。

「那到家了嗎?」

「等一下社團的學弟會來接我。」正說話間,我看見弘辰的車子騎了過來。

「嗯,那妳小心點,記得早點休息。」

「好,你也一樣。對了,我的暑假結束了耶。」在景物不停飛逝中,我學生時代的最後一個暑假結束了。

「我的已經結束好久囉。」我聽見江允聽低低的笑聲,「人生嘛,什麼都要經歷,什麼都會過去……」

就算自己是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也阻止不了,無論是隨波逐流也好,回首將成鹽柱也罷,什麼事都要過去,過不去的只有人的心。

「拜拜,你也早點休息。」

「嗯,拜。」

短短的通話結束了,螢幕上的通話時間甚至不到一分鐘,這樣簡單俐落的對話沒什麼不對,但我就是覺得有一絲絲不對勁,總覺得好像傳簡訊給我的人,跟剛才與我講電話的人並不是同一個人。

不是說要跟我拚了嗎?那怎麼像要睡了?我不禁露出微笑。

「小那學姊!」弘辰拿著一頂安全帽走了過來。

「謝謝。」接過安全帽,我跟在弘辰身後,走向他的機車。

「學姊昨天是回家了嗎?」弘辰邊發動機車邊問。

戴上安全帽,我輕輕跨上後座。「沒有,我去台北找一個朋友。」

「台北?」弘辰突然回過頭,一臉的詫異。「學姊跑這麼遠……是昨天的電影太難看了嗎?」

「怎麼可能!」我失笑,同時往弘辰的安全帽上輕輕敲一下,「我還想找機會再把時時刻刻看完呢,我覺得那有很多地方都值得思考。至於昨天……我只是忽然覺得心情不太好,想去其他地方走走而已。」

弘辰搔搔下巴,「那……我幫妳燒一片起來好了。」

「謝謝你。」真是個傻小孩呢。我忍不住微笑。

「學姊。」車子行進中,弘辰的聲音混雜著引擎聲,有些模糊。

我輕輕按著他的肩。「怎麼了?」

「妳是不是一直都還忘不了妳之前的男友?」

這個問題好熟啊。我苦笑:「我如果說我現在不太想想起他,是不是也代表我還忘不了他?」

弘辰沒有回答,只是車子的速度突然間就慢了下來,然後朝著路邊騎去,最後就停在路邊了。

「車子怎麼了嗎?」我拍拍弘辰的肩。

弘辰回過頭,一臉嚴肅認真。「學姊,如果現在有人想要追妳,那他是不是還是連一點機會也沒有?」

機會……?為何我能擁有如此虛榮又虛幻的字眼?輕抿唇,我感覺胸口正蔓延點點酸楚,像肥皂泡泡一般地不停上升竄進眼眶,而後無聲破滅。

「學姊,我真的……」弘辰的雙眼定定凝視著,我羨慕那雙眼,也明白欲言又止的只是他的話語,端正年輕的臉龐在路燈照耀白亮的光裡是愈發年輕無畏,或許愛情來臨就該如此。

「我想,如果有好機會應該也滿不錯的吧。」拍拍弘辰的手臂,我微微一笑,「不過這種事,也看對方肯不肯採取行動才行,畢竟沒實際做給我看的,可是通通都不算數呢。」

「當然、當然!」弘辰咧嘴笑了起來,他的眼裡竟有像星星一樣閃亮的光。

下意識,我怔怔,肥皂泡泡已經破滅,我也能、還能擁有那樣的眼嗎?

人生嘛,什麼都要經歷、什麼都會過去,就像生命也會自己找到出口的。是吧,K先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