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幫我買了晚餐後,才送我去坐車。而且他堅持要替我出車錢,手腳之快令我瞠目,車票與晚餐都一起塞進我手裡,才想要掏錢出來時,他就立刻拉著我去排隊。

「你不用幫我出啦。」K的眼明手快真令我皺眉。

「妳還是學生,錢要省點用。」K一邊說,還拍拍我的頭。

這算什麼?「你不也是學生?」我皺眉反問。

「我家有錢,妳不知道嗎?」K揚唇笑了笑,竟是一臉無賴樣。

「敗家子。」我輕啐了句,但卻也莫名其妙不想再堅持了。「那等你回高雄,記得來找我,我請你吃飯。」

「沒問題!」

南下高雄的車來了,排隊的隊伍也開始向前進,K跟著我身旁。

「你不用陪我啦。」

「沒關係,反正停車費就是那麼多,不停白不停。妳到高雄後,記得打電話給我,要是不方便打,傳簡訊也可以,總之就是記得跟我說一聲,妳已經到了。」

「好。」我沒好氣地應。「真奇怪,怎麼之前在網路聊天時,都沒見你對我這麼關心過?而且你自己不也是常常失蹤在電腦前?」

「如果電腦會咬人的話,我就會多叮嚀妳幾句了。」K皮笑著。

「好冷喔你……」我睨著他。

K大笑了起來,爽朗的笑聲引人側目,但我看著他,心情卻也是暢快。

不一會兒,排在我面前的人便只剩下五個人而已,我拍拍K的手臂。「我要走了,今天謝謝你陪我。」

「應該我是謝妳才對。啊,我的名字叫做江允謙,下次別叫我K先生了。」

K說得認真(是啊,我還是喜歡這樣叫,本來這世界就是虛虛實實),但我卻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是小那,齊品那。拜拜了,K先生!」

我搖搖手,一轉頭,又要繼續向前,但手卻突然被抓住。我看見鏡片後的雙眼安安靜靜,一點點濕潤的光像一條河流過。

「小那妳的人生並沒有被毀掉喔。」江允謙輕道。

「當然。」揚起唇,我露出個微笑。「再見了。」

是啊,怎麼可能因為這樣就被毀掉呢?我一直都明白,失敗的只是我的戀情,那並非我的人生。

只不過一度,我一度真想毀了自己,以為或許能以傷痛來麻痺傷痛,然而痛楚始終只會使人愈發清醒,譬如清楚體悟了寂寞無法逃避,以及關於多麼害怕寂寞的狼狽。

寂寞的不是世界,而是人,一如我是寂寞的,寂寞的眼看見寂寞的人,寂寞的心想盡寂寞的事;「我是寂寞的」我以此句話為箴言,心裡默唸,腦海復誦,但寂寞的人未必得做寂寞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