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那是間位在學校對面巷子裡的簡餐店,因為東西很好吃,所以生意很好,並且還因為有個帥哥服務生程翔悟,所以慕名而去的女生特別多,愛看帥哥的方俐妙自然也是其中一人。

過去,方俐妙曾為了貪看程翔悟一眼,不惜非常奢侈地每個禮拜都花個一百多塊跑去喝下午茶;而當經濟拮据時,她連經過橘柚的門口都還會心跳加速、悵然若失。

然而今天,當方俐妙推開橘柚的店門時,她的心情卻和以往不太一樣。在店裡張望尋找戴君樺的同時,她甚至沒有發現程翔悟不在。

「小姐一個人嗎?」圓圓臉的親切女服務生前來招呼方俐妙。

「我朋友已經來了。」方俐妙微微一笑,然後便邁步走進店裡。

店裡二十幾坪的空間現在幾乎已經客滿,戴君樺就坐在靠牆的沙發座。座位上,戴君樺單手撐著下巴,嘴角懶洋洋地揚著,而眼神卻直勾勾地看著方俐妙。

一接觸到那雙眼睛,方俐妙連忙低下頭,甚至她驚訝自己竟有軟腳的衝動。該不會她現在是誤入魔域,進退兩難?

「方小喵,妳今天有去上課吧。」看著方俐妙低著頭慢吞吞入座,戴君樺臉上依然掛著淡淡的笑。

「我又不是你。」方俐妙撇撇唇,小聲地回嘴。

「當然啊,妳是膽小乖巧的小貓呢,怎麼會敢蹺課……」戴君樺輕笑了聲,「唉,妳別這麼失望嘛……沒看到翔悟在場有這麼嚴重嗎?」

「啊?」方俐妙怔怔,腦筋一下子轉不過來。

「先點餐吧。」戴君樺將菜單遞給她。

「不用啦,我只是來還你出竅情人而已……」方俐妙一面說,一面低下頭從背包裡拿出那兩片光碟。

「這麼急幹嘛?」他揚起嘴角,若有所思的眸子緊緊盯著她的臉龐。「等一下還有事?」

「沒、沒有啊……」方俐妙囁嚅著。她終於知道自己是怕戴君樺哪裡了,非常奇怪,但她就是怕他盯著自己的眼睛,好像什麼都知道。

「那就陪我吃頓飯吧。」說是陪,但其實戴君樺的語氣完全不容拒絕。

「可是……」方俐妙微微蹙眉,還是猶豫,非常猶豫。

沒辦法,她並不是這位戴君樺的什麼人,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她一點也不想讓戴君樺請她吃飯;當然她也可以堅持自己出錢,只是月底將屆,她實在沒有餘力打腫臉充胖子。

「方小喵,妳怎麼了嗎?」戴君樺微微瞇起眼,非常和藹可親地詢問。

「沒、沒事。」方俐妙努力扯著唇,覺得背脊一股似曾相識的寒意升起。如果有人可以笑比不笑還可怕的話,那麼其中第一名絕對非戴君樺莫屬。「我……那我等一下再去提款給你錢好了。」

「不用這麼客氣啦,這叫做一報還一報。」戴君樺笑得更高興了,「親愛的喵喵,等一下吃完飯,我還得請妳幫個小忙喔。」

「幫、忙?」方俐妙的眼睛突然瞪大。什麼一報還一報……冤冤相報嗎?那……何時了?她忽然覺得店內空調好冷。

戴君樺微笑不語,詭異而平靜的氣氛一直到服務生為他們送上飯後甜點,謎底才終於揭曉。

「方小喵,我今天不是沒去上課嗎?」他一臉自若地開口。

「嗯,你蹺課。」

「我本來想去的。都快要考期中考了,我也不想讓老師特別記得我。不過因為昨天突然發生了一件意外,所以我今天早上起不來。」他微笑,直直瞅著方俐妙,示意她開口問下去。

方俐妙忽然覺得頭皮發麻,「什麼事?」對於八卦她是有一咪咪的好奇沒錯,但同時她卻又覺得事情非常不單純,那種會讓她很淒涼的不單純。

「我的前女友昨天突然跑到我哪裡鬧,說要跟我復合,所以我累了一整晚。」

語言的力量之大就是讓八卦變得更加八卦。身為一位言情小說作者,方俐妙的眼睛自動一亮,理性與感性正在無限想像與發酵。

「累了……一整晚?」

「方小喵,妳不要想歪唷。」戴君樺有些戲謔地說。

「我才沒有!」臉一熱,她急忙否認。

「有也沒關係,我不介意。」勾起嘴角,他笑得有些懶懶的,還有點壞心眼。

當然啊,你是惡魔!我們人魔殊途。方俐妙皺皺鼻子,心中暗罵。

「唉,別想太多,我跟妳開玩笑。」戴君樺微微一揚唇,輕描淡寫就帶過。雖然他真的很想看小貓發怒,但最合適的時機還沒有出現,他還是喜歡蘊釀與等待的感覺。「我是想要拜託妳幫我一個忙,假裝當我的女朋友。」

「啊?」方俐妙怔怔,懷疑自己產生幻聽了。

戴君樺露出討好的笑,「方小喵,妳就幫我假裝一下嘛,反正上禮拜天妳都敢坐在我大腿上了,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妳的。」

「不要再說了……」她聲音極其虛弱,真的很想忘記這件事。

「那妳就答應我嘛。」戴君樺眨眨眼,竟開始撤嬌了。

「你、你……」方俐妙感覺心突地一跳,臉上彷彿有股熱氣。「為什麼你要一個假的女朋友?」她曾經聽說戴君樺的行情不錯,不錯到甚至可以被稱為花心鬼,所以怎麼也無法理解他竟會提出這種要求。

「因為這陣子我前女友都在跟我吵復合,我覺得很煩,但卻又不忍心對她說得太絕。我在想若能讓她知道我已經有了新的女友,她應該就會徹底死心吧。」戴君樺頓了頓,又露出懶洋洋的笑,「更何況,我最近也老是在拒絕愛慕著的告白,像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讓女生傷心,老實說我真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好……」不要臉啊!方俐妙倏忽睜圓了眼。真是不敢相信怎麼會有人可以說出如此不知羞恥的話?果然是人魔殊途、人魔殊途!

「方小喵,我聽到妳說好囉,真是太謝謝妳了。」突然,戴君樺伸手握住她,「放心,我不會虧待妳的」

「啊!放——」方俐妙立刻失聲慘叫,「放手啦你!」那掌心太溫暖,當場就令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噓……」戴君樺將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她小聲點。「我是不介意讓大家分享啦,只不過在公眾場合,我也是會不好意思的。」

不、不好意思?方俐妙扯著唇,覺得臉部肌肉越來越僵硬。「為、為什麼我要答應你?就是一報還一報,我也不應該只值這一頓飯吧?」越說越氣,她扁嘴。

「好吧,那就等價交換吧。」戴君樺鬆開手,輕輕嘆了口氣,「方小喵,因為我知道妳的秘密唷。」

「什麼秘密?」

「我記得她的英文名字好像叫做Amy吧。」他眨眨眼,看見方俐妙的眼睛越睜越大,他樂不可支,「對,妳的責任編輯是我姊姊唷。」

Amy姊!方俐妙的眼睜圓了,連嘴巴也張開成了圓圓的O字型,可是她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聽得見自己怦怦的心跳聲。被發現了?

「有一次我姊跟我提過,說他們旗下有位作者就跟我同校,而且還同系。說真的,我一開始沒想到會是妳,因為妳寫的女主角跟妳的個性是完全不像,不過所謂的扮演角色就是指妳這個情況嗎?」戴君樺輕輕笑了聲,微微瞇起的單眼皮再次閃爍起方俐妙所熟悉的壞心眼。

怎麼辦?方俐妙怔怔著。她不知所措,從沒想過原來自己瞞得千辛萬苦的事,其實早已被人看穿。

「方小喵?」單眼皮惡魔優雅地微笑,正從容不迫地等著人類自投羅網。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要我當擋箭牌?」被誘捕的人類快哭了。

「不不不,現在不是我要妳當。」戴君樺搖搖手指,「是妳自願來幫忙的。對不對?」

「啊……」這是騙人的吧?

「那就這麼說定了。」戴君樺雙手交握,笑得非常開懷,「別擔心,倘若妳不小心喜歡上我,我也不會介意的,只要妳乖乖當擋箭牌。」

「我才不會……」方俐妙欲哭無淚,原來當一個人被驚嚇到極點時,真的是連哭也會忘記。

「我知道,妳很害羞的對不對?我一定會幫妳守住秘密的。」他伸手捏捏她的臉頰。「那麼請多指教啦,我的新女朋友喵喵。」

方俐妙完全石化,一動再也不能動。她覺得眼前一片黑暗,彷彿有巨大的黑色翅膀就擋在她面前。

現在,地獄近了嗎?

編輯姊姊,為什麼妳弟弟這麼可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