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俐妙的信念就是低調過生活,根據她自己的說法是——她很害羞,而她的閨中密友魏可柔則以為,方俐妙不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神經質小可憐。

「小可憐?」方俐妙瞅著自己的好友幾乎要淚眼汪汪,「可柔妳瓊瑤看太多了嗎?我都不知道妳也喜歡看瓊瑤耶……」以妳的兇狠完全想像不出來……

「妳想太多了,妳又不是那個令人心碎的小東西,妳是神經質好不好?」魏可柔擺擺手,毫不留情。

「妳……」方俐妙又是皺眉又是咬唇的,她陷入了非常掙扎。

「妳就這麼想去啊?」魏可柔不由得挑高了眉。剛才班代來向她詢問下下禮拜與資工系的聯誼,她與
方俐妙是否要參加。她是本來就沒意願,至於方俐妙因為還沒進教室,深諳好友個性的她也就直接代她回答了——「那神經質的小可憐就不要為難她了!」

班代在沉默了半晌後,臉上的表情也由驚訝轉為平靜,並且幽幽吐出一句:「妳說的是,那就這樣了。」

然而,當方俐妙聽見好友已為自己拒絕時,她卻一反常態,眼淚都要掉了下來。

「妳之前不是都不去聯誼的嗎?」魏可柔很困惑。從大一起,方俐妙就不喜歡去聯誼,因為總是會有人拿她出書的事當話題,而她又最怕被注目的感覺。

「可是……」方俐妙嘆了口氣,「我已經大二了,我覺得我的戀愛能量都要用光了,一天到晚都跟小說談戀愛,又沒有新的刺激……」

「所以妳要尋求新的刺激?」魏可柔蹙起細眉。

方俐妙沒回答,但她點點頭。

「沒必要這樣啦。」魏可柔說得極快,「妳要的話,我幫妳介紹就好了,都要升大三了,這時候還來聯誼的沒什麼好貨色啦!」

「我才不要。」方俐妙悶悶的拒絕了。「妳那些朋友可都心甘情願只想當妳的備胎,我才不要當驢子。」騎驢找馬的驢!

有時方俐妙真不知道自己是幸或不幸,她最好的朋友魏可柔可是校園美女的排行榜前十的大美女,身邊的追求者即使是在有男友的期間裡,依然是以「打」做為計算單位,至於她這個小宮女即使一直待在魏可柔的身邊,卻也沒有因此間接認識了什麼優質好男生。唯一的好處就是,她見識到的不少追求招術寫進小說裡格外有趣!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好不好?」魏可柔撇唇,「好吧,那妳現在是確定一定要去嗎?」

「嗯。」方俐妙用力點頭。「而且妳也要陪我去。」

「為什麼我也要去?」魏可柔這下困惑了。

「因為這才不會顯得我太猴急啊。」她一臉理所當然。

但魏可柔皺起眉,「方俐妙妳可不可以用其他形容詞啊?妳是作家耶,用文雅一點的話好不好?」

「那要用什麼?」方俐妙眨眨眼。「急色鬼?寧濫勿缺?」

「不,什麼都不用,妳不要再講了。」魏可柔搖頭,忽然感覺有些無力。怎麼寫起小說纏綿深情的人,平常講話卻老像少根筋呢?風花雪月果然都是一場夢!

「可柔?好不好?妳就陪我去嘛!」方俐妙露出討好的笑。

「當然可以啊,但我勸妳別抱太大的希望喔,我覺得聯誼啊……唉!」魏可柔忍不住又搖搖頭。

「沒這麼慘啦。」方俐妙笑咪咪的。

「那我就去跟芷芬說囉,妳要反悔現在可還來得及。」

「我才不會——」

「反悔什麼?」忽然間,方俐妙的身後冒出一個聲音。

魏可柔微微挑眉望著突地出現的人,她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學長你怎麼偷聽我們女生講悄悄話?」

忽然出現的人是國貿系三年級的戴君樺,這堂課他下修二年級的選修課程投資學。

「可是我覺得妳們聲音沒有很小聲耶。」戴君樺笑笑的,看來無所謂的笑裡竟有些無賴。

「那你還問什麼?」魏可柔揚唇反問,但口氣已有些不悅。

「因為我只聽到最後兩句嘛。」戴君樺仍是微笑的臉,「妳們要去聯誼是不是?」

這樣還叫只聽到最後兩句?魏可柔撇撇唇,不想說話了。至於方俐妙則從戴君樺出現後,就沒再說出一句話,甚至眼神裡還透著怯怯。

戴君樺伸手輕輕按在方俐妙的椅子上方,笑嘻嘻的臉忽然有幾分詭異,「唉,就算跟同校的聯誼還是要小心點唷。方、小、喵!」

方小喵!方俐妙的肩膀一縮,瞬間她似乎就想要跳起來。「學、學長……」

「我叫戴君樺,方小喵妳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戴君樺的嗓音柔柔的,然而聽在魏可柔耳裡卻好刺耳。

「學長,你不要調戲我們家喵喵好不好?」她皺起漂亮秀氣的眉。

「我哪有。」戴君樺懶懶地否認。

「那你幹嘛叫她方小喵?」

「因為——」戴君樺頓了頓,嘴角微微勾起,「方俐妙如果是貓的話,絕對是最蠢的那一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