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 

在2007年結束的最後一天,尚和洋忽然在心裡輕輕地唸起了這個名字。沒有什麼特別的情事發生,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就像回憶的一角被風輕輕吹起了,就像旅途的回憶匆匆掠過眼角,沒來由地和洋突然便意識到記憶裡的這一個人,這一個女孩。 

十二月三十一日,持續一個多月暖冬的氣候正式轉為乾冷。但冷歸冷,假日也還是假日,台北東區街頭人潮依舊擁擠,一個人或兩個人或三三兩兩或成群結隊,有目地沒目地人群四處移動。和洋一個人,沒有目地,他穿著厚夾克縮著脖子一個人靜靜走在街上。 

不是散步的好天氣,不是閒逛的好時機。尚洋覺得自己的思慮有些茫茫,像寒冷的天空。偶爾他抬頭看天上,灰灰白白的雲像棉花似的舖滿整個天空,然而少了陽光的照撫便顯得特別寒冷。

寒冷。和洋不禁閉了下眼,有個聲音在他腦海深處,清清冷冷的。

風  逕自吹起
莫名地  摻雜了
冷冽的寒意
就是溫暖的南國
冬天也依舊來了
我的愛  即使曾經如盛開繁花
現在  也要枯萎了 

 知青。和洋聽見自己的聲音,他在心裡輕輕唸著,知青。 知青,不是情人,沒有戀愛關係,友情關係可能也不太深厚,冷靜客觀地說其實只是和洋二十歲記憶風景的一角,甚至不是主角。 只是,卻還是他溫柔的情懷,也是懊悔憂傷的,更是曾經非常想要遺忘的(也或許是這樣就如他所願地成了回憶的一角)。

 而現在,現在是殘念了,ざんねん。 殘存的意念,剩下的意念,是可惜是遺憾?他曾經覺得可惜嗎?如今還有遺憾嗎? 

「ZANNEN」恍惚中,和洋彷彿又聽見知青嬌聲嬌氣的聲音響起了,清晰地像在耳畔掠過的風聲,清清楚楚,然後一去不復返。他記得她調皮的笑臉,眨眼時還流露出一點點的慧黠。

 陽光終於穿過棉花似的雲層,和洋動了動冷得有些僵硬的手指。不知不覺中,他走到街角的一隅坐了下來,露天的咖啡座,他捧著發燙的紙杯喝著還冒著熱氣的咖啡,一股溫暖從他體內散開。

 好溫暖。有個冬天,知青擁抱著他,說他很溫暖,而他感覺頰上的眼淚冰冰涼涼的。 

寂寞會有溫度嗎?

我悄悄的不捨 
正默默哀悼 
那凋零的軀體
於是 我的哀傷 
在寒冷裡生根
不得已 我的眼淚
只好選擇想念


 知青曾寫了一首詩,關於戀情逝去的詩。他讀了,然後問知青,「你們沒事吧?」 他和知青在偶然間相識,然後成為朋友,知道知青有一位遠距離戀愛的男友。

 當時,知青的眼神在那一瞬間似乎閃了閃,但是她說,「沒事」露出笑容地說了沒事。 於是他便沒有再追問,他在愛情的路上從來是單純而執意,不認為自己有資格當誰的戀愛顧問,禮貌上的詢問已是他能做的最多。 

然而再次想起時,他才感覺知青那時的表情彷彿是動搖了,彷彿有想要宣洩一切的衝動,但卻還是選擇沉默,他跟她都這麼做了。 

一杯咖啡還沒喝完,和洋卻起身離座。知青、知青……回憶的量突然變多,他感覺自己心臟跳動,隱隱作痛,快要不能承受。 那是一股經年累月的惆悵,就快要不疼就快要不痛,然而現在隱隱作痛。

和洋再次走入人群,喧鬧喧嘩的川流不息的街頭裡,只是所有的聲音彷彿轟轟的背景音,一陣陣一波波像浪潮拍打他侵蝕他從意識的沙岸到潛意識的深海。 

和洋自98年離開學校、離開高雄,至今已經快要十年的時間了,光陰荏苒,他不是不曾想起過知青,偶然回憶的一角曾有她的笑,曾有她的淚,也曾有她的傷,而今日卻是她的寂寞。

 「和洋,我和他……分手了。」 

「和洋,人不談戀愛,不會死的。」 

「和洋,我跟陌生人一夜情,你會瞧不起我嗎?」

 他猜想知青的心裡已開了一朵花,盛開一朵叫做寂寞的花。 

「那妳怎麼不找我呢?」他看著她的眼睛,那雙眼睛沒有淚也沒有痛,卻不懂自己的心為何在痛。 他原想要笑一笑,苦笑著,知青應當明白還有個人疼著她。

然而知青卻吻吻他,擁著他,笑了笑。 

「和洋,我從來都只是寂寞而已,寂寞應該沒有罪吧?」

 知青沒有哭,只是他卻哭了,眼淚該死地流個不停,像要掏空他的思緒他的情感。

 「和洋、和洋……」知青拍拍他的肩,輕撫著他的背。「不要緊的,不會有事的,我只是寂寞而已,所以……」 

所以,我不會再來找你了,請你不要再難過了。

 於是,在他離開高雄之前,他再沒有見過知青一面,在他離開之後,當然更不可能了。 

十年了,現在他還想起,還懊悔嗎? 和洋抹抹臉龐,只感覺自己冰冷的手溫度。

只剩下殘念了。

 捷運列車進站,和洋跟著人群移動。車站外頭,天色已暗,各地的跨年晚會也陸續開始,他該去54321一下嗎? 

車廂內,人群擁擠,隧道裡偶爾閃過光偶爾又是漆黑。光影交錯,和洋看著窗戶上的倒影,覺得自己像遊魂,隨著車廂搖搖擺擺,隨著人群前進後退。他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他才剛自回憶爬上岸,甚至腦海深處還有個聲音。 

「和洋,讓你喜歡的女孩,真幸福。」

 早知道就不讓知青看那篇小說了。和洋垂眸,心頭彷彿有絲絲縷縷像他往日的情懷。十年前,他為此感覺羞澀,而十年後卻是一點酸澀。 

能不能是青春的殘骸? 

夜空下,和洋在淡水站下了車,夜風很冷,他瑟縮著身體隨著人群慢慢移動,朝跨年晚會的舞台前進。然後,他莫名奇妙被擠去了台前,在螢光棒的波浪裡看著舞台上一位又一位歌手演出,明明如此巨大的喧囂卻又寧靜萬分,在他的心裡。

彼時,煙火燃起,火樹銀花照亮夜空,或紅或綠或黃或藍……色彩炫麗;然而和洋看見一位女子眼裡閃爍燦爛,比煙花還眩目。

 「知青……」和洋輕喚,目光直直盯著眼前的女子。 周圍的人群歡呼著,激動著,然而和洋與那女子卻是寧靜的像永恆的兩處。 

「和洋……」她笑了起來,也認出他,但已經不像他記憶裡的模樣了。 

「知青我……」和洋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開頭。 

知青仍是微笑著,鼎沸人聲中她靠近他,在他耳邊大喊:

 「新年快樂!」

 即使大叫,仍是嬌聲嬌氣的。和洋笑了,卻也感覺鼻頭發酸。

 「嗯……新年快樂。」

 這一年過去了,十年也早過去了。

如今  
我只得緊緊蜷曲
靜靜等待
那 
還暖之際


 知青,妳的花開了嗎? 

(完)


 ***************************************

在題目 打上問號,因為覺得實在不太像新年賀文= =“ (掩面)

總之,新年快樂!無論過去一年,多少快樂多悲傷,都要好好迎接新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