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下旬,我終於將小說寫好了。沒有考慮的太多,我挑了一家喜歡的出版社後,便寄出投稿。接著,我約了弘辰出來見面。

我們約的是下午茶時間,而選擇的地點就是欣君學姊的店,去之前我還請欣君幫忙留了店裡最角落給我跟弘辰。

下午兩點半,弘辰準時到達,向來藏不住情緒的臉上這時已有著鬱鬱的神采,我想他明白,我特地約他出來見面的目的。

「最近社團還好嗎?」我向弘辰微微一笑,「我最近都沒時間過去看看大家……咦,你樂器練得怎樣了?」

「還不錯,都還不錯。」弘辰也笑了,有些逞強的。

「你知道我今天找你要幹嘛嗎?」話一出口,弘辰的臉色微微一變。慘,我知道自己說了一個多老套的開場白了!

弘辰有些僵硬的點頭,但隨即他卻又立刻搖頭。「不,我不知道!」

「可以請你不要再送宵夜過來了嗎?」我微笑,試著用最為輕鬆和緩的語氣,「這一兩個月幾乎都天天吃你的宵夜,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這沒有什麼的,更何況這大家都有啊……平常學長學姊們都很照顧我,這只是我一點小小表示而已……」

「對不起。」我看著弘辰的眼,一字一字慢慢說:「我真的很抱歉,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你對我的好。」

「學姊妳……為什麼不肯試著接受別人呢?」弘辰的眉頭皺起,「不是每個男生都會像妳以前男朋友那樣的,我真的很希望妳能快樂。」

「我會努力讓自己快樂得起來的。所以我不希望你——」

「快樂是不需要努力的吧?」弘辰說話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學姊妳為什麼要一直停留在過去呢?妳這樣是一點意義也沒有的!」

忍不住,我輕輕嘆了口氣。「謝謝你,但我覺得自己現在很好,真的很好。」

「學姊……」弘辰輕喚了聲,像歎息,我看得見他的沮喪與擔憂。

「請你不要再對我好了,好嗎?我沒有辦法給你什麼的。」

「我不想要妳給我什麼,我只希望妳快樂。」弘辰糾緊的眉與沉重的口氣在這一刻令我感覺煩悶了。多麼矛盾啊!內疚與煩悶如此截然不同的兩樣情。

我不禁苦笑:「弘辰,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啊?」弘辰被我問得困惑了。

「我說我現在很好,真的很好。我唯一內疚的,只是我無法回報你什麼。你懂我的意思嗎?」我緊緊盯著他的眼。

弘辰一愣,隨即便又苦笑了。「學姊妳好殘忍……」

「對不起。」我看著那滿佈苦澀笑意的臉龐,迎視著那憂傷沮喪的目光——究竟語言有何用呢?「我真的很抱歉。」

但因為有你,你的付出,我才明白自己曾經的痴與傻,才明白被愛的虛榮與不愛的無能為力。愛情倘若是場戰役,那麼死心塌地愛著的人或許便注定是輸家;只是愛情終究並非戰場,那不過詭譎的緣分與荷爾蒙在作祟而已,我們其實都是輸家。

弘辰低下頭,握緊了自己的雙手,我聽見他用力吸氣與吐氣的聲音,那彷彿要令人感覺窒息。

或許我該離開。「弘辰我……」

「學姊……」弘辰突然抬起頭,「我拿個東西給妳。」說著,他立刻就低下頭翻找著放在一旁的包包。

不到一分鐘後,他從包包裡拿出了個黑色小方盒,就著桌面遞了過來。

「這是什麼?」我看著,竟不敢伸出手。

「送妳的禮物。」弘辰微微揚起唇。

「謝謝你,可是我不能收。」說著,我便要將小方盒拿給他,但他先一步壓住了盒子。

「請妳收下好嗎?我現在只有這一個要求而已,就當是我求妳的好嗎?」弘辰看著我,眼神幾近懇求,「妳可以收下它嗎?」

我輕輕吸口氣,然後,我點頭了。「好,我收下。」

弘辰笑了。「我幫妳載上。」

「啊?」正當我還意會不過來時,弘辰已打開了小方盒,取出放在裡頭的東西,原來那裡面放的是一條項鍊。接著,弘辰繞過桌子,站到我的身後,將項鍊輕輕繞過了我的脖子。

這時,我才看清楚了,那是條有著珍珠墜子的項鍊,垂在胸前的珍珠墜子不大,是鑲著漂亮紫珠的迴旋狀銀片,而銀片的末端上還鑲有小小的碎鑽。

「弘辰,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我忍不住慌張了起來。

「學姊戴起來很好看呢。」弘辰卻笑了,「學姊,這是我最後一個要求了,請妳答應好嗎?」

「什麼最後一個要求?」

「請妳戴著它一個月好嗎?一個月後,妳要自己留著也好,或是丟掉也沒關係,但就是不准退回來給我……」弘辰微微一笑,「而且我也會對妳徹底死心。就這一個要求了,好嗎?」他低下頭,手按在我肩上,我可以感受他指間的力道,也可以感覺他的聲音裡所未流露出的壓抑。

殘忍的愛情,殘忍的溫柔,如此殘忍的我,但我們都是輸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