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原本打定主意要去睡他學長的房間,但沒想到他學長回家了卻將房門鎖起。我不太訝異,畢竟那是可以預料的,然而Ben卻對我露出歉疚的表情,他惴惴不安。

「我睡客廳好了。」他搔搔頭,這麼說。

「不用啦。」話一出口,Ben望著我竟是怔怔。我連忙又開口,「哦,我不會對你怎樣啦!你不要擔心……」

「妳在說什麼啊?」Ben失笑,接著他伸手拍拍我的頭,「妳擔心自己就好——呃,沒有啦!妳不用擔心啦,我不會對妳怎樣的!」

Ben忽然慌張了起來,我掩嘴,忍不住笑了。「是我來打擾你,應該是我睡客廳才對,幹嘛這麼客氣?」

「哪有人讓女生睡客廳的……」Ben皺起眉咕噥著。

最後,我跟Ben都睡房間。原先我想自己睡地上就好,但Ben很堅持我一定要睡床,他自己則是睡舖在地上的巧拼,我拗不過他,只好把薄被子給他當枕頭,算是妥協。

如此一來,竟敢和才第二次見面的男生共處一室共度一晚的我,看來似乎是很大膽,然而我並不是瞬間鼓起勇氣什麼的,我只是覺得想要做一些過去自己不會做的事而已,或許這樣就能走出過去。

「小NA妳現在有喜歡的人嗎?」凌晨三點多,我跟Ben都還沒入睡,東扯西聊了兩三個小時後,Ben問了這個問題。

我側躺著,床下Ben的臉龐依然看不見,我有些緊張。「嗯……沒有。」

「我以前有很喜歡的女生。」Ben的聲音很平靜。

「以前?那現在呢?」我問得有點急了,但因為立即發覺,所以隨即也發笑,乾乾地笑著,「呵呵……你會特別提出來一定是還很喜歡吧。」

「嗯……有時想起來,覺得還滿快樂,心裡會甜甜的。那個時候每天去社團就是想見她一面,見到了就一整天高興,沒見到就會忍不住失落。」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我輕聲喃喃。

「小NA妳說什麼?」床下傳來細微的聲響,Ben似乎坐起身了。

「沒、沒什麼。」我轉身面向牆壁。

「小NA……」Ben竟伸手輕輕拉著我,他的指尖溫熱。「妳怎麼了?」

「你幹嘛!」我嚷得有些急。但一翻過身,卻正好對上Ben的眼睛,他的臉就靠在床沿。

「怎麼了?」他擔心地望著。

「沒事。」抿緊了唇,我輕輕坐起身。

「臉這麼臭……還說沒事……」Ben手腳併用慢慢爬上床,然後他挨在我身邊坐著,「妳在不高興什麼?」

我聽見他的笑聲輕輕的,是夜深了,所以人就會變奇怪嗎?我感覺臉龐在發熱。

「笨蛋。」我輕輕唸了一句。

「我哪裡笨啊?」

「腦袋……全部啦!」我賭氣似的別過臉。

「小NA……」Ben將臉湊了過來。

「你幹嘛靠這麼近?」我不住瞠目,不過剎那,我的視線竟只剩下Ben在昏黃光線裡的臉龐。

「我想看看妳。」他輕聲說,溫熱的呼吸離我很近。

很近,甚至太近了。「那要不要開燈再看得仔細點?」我扯扯唇。

「小NA。」Ben伸手握住了我。

「你是不是在同情我?」我低下頭,瞅著他的手。

他安靜幾秒了,然後說:「一開始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什麼?」

「因為妳提到一夜情,所以我才開始好奇妳是怎樣的女生,然後就開始放不下妳了。」

「放不下?」我皺起眉,還是沒抬起頭。

「對啊。妳很容易就讓人擔心呢……」Ben輕笑了起來。

讓人擔心?這跟同情有不同嗎?後來,我才明白,那真的是沒有太大不同,但當時的我卻沒發覺。

我聽見Ben溫柔的聲音,我感覺他手心裡的溫暖,突然間我的眼眶一熱,眼淚倏忽落下。

淚水就落在Ben的手背。「怎麼了?我是不是說錯什麼了?」

我搖頭,沒有回答。

「小NA……」Ben伸手攬過了我,力量不大但我可以很確實感覺力道,他低下頭,吻了我。

一開始像輕輕的接觸,然後他的身體壓了上來,我看見他專注的眼睛,赤裸裸。

「我不會做到最後的……」他說著,又吻了吻我。

很燙。Ben的嘴唇、手指、身軀都很燙,燙得要讓人頭昏臉熱,他沒有褪去我的衣服,我們的身軀貼得緊,他的喘息在我的耳邊。不管是慾望或欲望,原來與人相擁的溫度真足以令人沉淪;攀著他的肩,我緊挨,不想離去。

然而Ben終究是不是我的浮木。不過幾分鐘,他急促的呼吸漸漸平息,擁抱的手放開,他推開了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