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我會變成你的回憶,像我如今只能回憶你那樣。
總有一天,我會笑著想起你,像我現在想你就想哭泣如此自然。
總有一天,我不會再愛你,就像你已經不再愛著我那樣。
總有一天……我愛你,在你記憶中。

Ch1-1

記得初來新竹的那年秋天,冷冷熱熱的天氣持續了近兩個月,因為出生在多雨潮溼的台北,其實我並不太怕冷,只是新竹風大,初來時常覺得自己簡直是要被吹得頭昏腦脹。

對於我這個外地人而言,新竹風大、物價高、品質……嗯,參差不齊。雖有人人稱羨的科技新貴,但亦人人搖頭的飆車族,老實說,我從沒預感自己會喜歡上這座城市,新竹之於我的意義,不過是使我離開家裡,離開父母接近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限制的地方吧。

或許說限制從表面上看來是誇張了點,畢竟哪家父母不會或多或少地干涉小孩,我的家境也不過普通,甚至談不上小康,在家中是獨子也是長子,還有一個相差一歲的妹妹,其實就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家庭。

然而在我未離開台北之前,我的門禁時間是晚上九點,妹妹是晚上八點,我相信在八O年代,這是個合理的要求,然而現在已經進入西元兩千年了,就是國中生上補習班恐怕也會上到九點半,但妹妹在上了大學之後,門禁也還是晚上八點。論外表,我跟妹妹兩個人的身高加起來超過三百五十公分,高歸高,但我們兩個人並非型男也並非正妹,就某個鄉愿的角度來說,應該是非常安全。

然而抗議無效,所以我來到了新竹。

來到新竹之後,沒有門禁的問題了,只是變成老爸天天晚上都會打電話給我,問候是否吃過晚餐了,到了假日,還會多一頓中餐。

雖然可以當成是老爸的關愛,但我到底不是非常戀家的小孩,所以有時還是會忍不住就看著手機在桌面震動,心情非常之差時,還可以把NOKIA手機立在桌面上前進後退轉圈跳跳舞,一點都沒有接起來的欲望。

「會不會……其實你是不是身體不太好?」同班的小雨在得知我每晚接的全是老爸的電話後,發出了盡可能符合邏輯的疑問。

「不,我爸說,怕我在外面把別人怎麼。」

「啊?」

「這是個冷笑話。」嘴角上揚,我說:「聽不出來嗎?」

小雨一愣,隨後一掌揮了過來。「太難笑了!」

我拍拍她的頭,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起來。

是很難笑,但確實是我的人生,實實在在十九年的人生。老爸的確很關心家人,只是當關心得太過,便成了專制。許多事情都沒有所謂的對或錯,接受了是習慣成自然,不接受便成了難以忍受。

很多時候,我明白自己善於忍耐,甚至接受被磨和,但後來有人告訴我,其實那只是我的底線還不曾被碰觸。

「甚至,你還善於替自己踩煞車。」她的眼眶有些濕潤,我永遠記得她的眼神,似乎總是想多給我一點勇氣。

「所以我擅長壓抑囉?」那時我看她溫柔的面容卻自嘲地笑了,其實我只希望自己有慈悲柔軟的心。

「不。」她笑著搖搖頭,手按在我的胸瞠,恰恰便在心房上,我能感覺她的溫度,甚至感受自己的心跳。「你有顆藍色憂鬱卻非常自由的心。」

有首歌唱著,「渴望自由的人往往最不自由」;一直都是自由的,自由的愛上誰,自由的離開誰,所謂的逼不得已其實也是自己自由的意志。

一直在她離開之後,我才懂她所說的,我擁有的自由。但在那之前,我所以為的自由不過只是在父親的處處限制之下,小小的叛逆而已。

對自由的嚮往像是一種信念,潛意識裡不停地驅策我向前。所以填志願時,儘管是照著老爸的期望,台北的國立大學我是一所也沒有漏填,但在分數的巧妙安排之下(當然志願學校的前前後後都是我安排的),我還是如願離開了台北。

我想我很愛自己的父母,只是不知道該如何接受他們的愛,並且合於他們的愛地成長。

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