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還是沒有答應江允謙,不過他似乎也沒有沮喪得太厲害。送我到家後,他在我要下車前還說:「小那,我告訴妳,我才不會輕易放棄,我跟妳耗定了!」

怎麼會有這種人啊?竟然追求的話,可以說得像要恐嚇人一樣。不過,我們也算是約好了,彼此就都順其自然吧。其實他在台北忙他的課業,我也在高雄為自己的專題努力,這種情況下若要談戀愛,就算彼此有意,也仍是太折磨了。

學校忙碌的課業終於在三月初結束,在專題發表結束的當天,系上還辦了謝師宴,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我和所有老師、同學一起吃飯。專題結束後,我便開始忙著就業的準備,有時還必須北上參加面試。

工作沒有想像中的好找,有時明明筆試與面試的情況都不錯,然而事後等待的通知卻是遲遲不來;也有時才打電話去詢問而已,但對方一聽到是應屆畢業生,卻是立刻回絕了。究竟問題是出在什麼地方呢?每天看著一份又一份的報紙,瀏覽著一個又一個的人力銀行網站,沮喪得厲害時,我幾乎要以為自己就是所謂的草苺族。然而幸運的是,不過我仍是在六月畢業典禮前,找到了第一份工作,雖然離家裡有段距離,但總是一個開始。

畢業典禮後,要搬回桃園的前一天,靜琛特地請我吃晚餐,當然不可能我跟一對一,其他社團的學弟妹也都在場,但我知道那真的是靜琛的一份心意。

吃完飯後,走回學校的途中,靜琛笑著對我說:「小那,妳要出社會了,以後就不可以再老是呆呆的囉。」

「啊?」說好,似乎就表示自己老是呆呆地在過日子,可是若說不好,就真的辜負了靜琛的心意,所以我只得傻笑著。

「小那,手伸出來。」靜琛忽然說。

「幹嘛?」我依言伸出手。

「這個送妳。」靜琛放了一樣東西在我手中。

「這是什麼?」就著路燈的光線,我仔細端詳。那是一銀製的鑰匙,就像電影中常看的藏寶箱所有的那種鑰匙,它的長度約五公分左右,鑰匙上有著細緻的刻花靜靜反射光線。「這……鑰匙嗎?」

「是啊,別再忘記囉。妳的鑰匙已經在自己的手中了。」靜琛微笑地拍拍我的頭。

眼眶一熱,我不禁哽咽:「謝謝、謝謝……」手裡的鑰匙握得更緊了,我想我再也說不出任何的話。

終於,我畢業了呢。我知道,我將一定會仰慕靜琛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