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飯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本來我以為江允謙會直接送我回學校,但他卻提議去附近的文化中心那裡散步。

「走一走幫助消化也好啊。」他是這麼說。

在文化中心那裡邊走邊聊了一陣子後,江允謙忽然把話題帶到了弘辰送我的項鍊上頭。

「小那,妳很喜歡珍珠嗎?」

「是……滿喜歡的。」我有些納悶,但仍是點頭。

「妳知道嗎?珍珠聽說是人魚的眼淚,那象徵愛情的圓滿,紫色珍珠則有期待愛情的意義……」

「所以呢?」我瞅著江允謙,眼睛一眨也不眨。

「所以我……」江允謙輕輕呼口氣,好像很緊張。「其實我——」

「江允謙!」

「怎、怎麼了嗎?」他沒料到會突然被打斷,因而露出了一臉訥訥。

「我寫的小說是愛情故事喔。」我微微一笑,但還是忍不住有些難為情,「雖然之前因為談戀愛而做了一堆蠢事,可是我在寫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很快樂,還是覺得談戀愛其實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然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始終都沒有放棄過。」

或許是韌性,也或許是劣根性,但現在的我並不討厭這樣的自己。

「小那。我唸個詩給妳聽好不好?」江允謙忽然說。

「嗯?」

「我猜妳的眼淚在心臟,所以才會連笑的時候,都像在哭;我猜妳的眼淚在心臟所以當悲傷聚集妳眼中,妳的眼淚卻遺忘了;我猜妳的眼淚在心臟,當聽見妳的心跳,終於也聽見淚水撲簌簌;我猜妳的眼淚在心臟,而妳就在我心裡,妳可以哭泣,在我心裡。」

「你、為什麼……」我的腦袋一片混亂,有困惑有驚訝,更有喜悅。我猜想我的眼淚未曾遺忘,因為我是如此想要哭泣。「你……那是從哪裡抄來的啊?」我倉皇失措口不擇言,我詞窮了。

「小那,妳願意當我的公主嗎?」江允謙凝視著我的眼,輕聲說道。然後,他執起我的手,輕柔的動作幾乎小心翼翼,而那深深凝眸的,我總是猜不透的眼神,這時只剩下了溫柔與真摯。

我想我很快樂,真的很快樂。呼吸之間,我試圖平息胸口中的激動,然而眼眶中的熱度卻是一點也無法抑止。

「謝謝你。」我按著他的手,輕輕地。「我很高興,可是我覺得現在不管是你或者是我,都應該再考慮一下。」

「考慮?」江允謙揚起唇,只是他的眼神難掩失望,「嗯……妳是不是還不相信我?以為我還把妳當成過去女友的替代品嗎?」

我苦笑了下,「我也不相信我自己。雖然這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和寂寞和平共處了,但其實我對自己真的還是沒有自信,就怕一談戀愛,我仍會去依賴著某人,結果……就又故態復萌了。」

江允謙微微一笑,「那這麼看來,妳並不排斥我,並且我是有機會的,是吧?」

「是啊。」或許因為我跟江允謙都曾看過彼此最狼狽的模樣,並且他又鼓勵我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即使我不曾深思過,但我確信,我對他的信任與依賴應該遠遠超過自己所想像。

「那如果我因為被妳所打擊,回台北沒多久後,馬上交了其他女朋友,難道妳就不會覺得可惜嗎?」江允謙繼續問。

「那麼你就不是我的。」我盯著他的眼。「我希望自己愛上的,應該是人,而不是只對於安全感的追求與依附。」

江允謙握緊了我的手,溫熱的掌心緊緊貼著。「小那,妳是我的公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