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餐廳外頭響起了午休結束的鐘響。聽著噹噹的鐘響,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靜琛你下午沒課嗎?」

「沒有……一、二節沒有,不過三、四節有。」

「那可玲呢?你們今天怎麼沒一起吃飯嗎?」其實我早該覺得奇怪,因為靜琛跟可玲向來每天都是一起吃飯的,但今天靜琛到社團找我一起吃飯時,我卻只顧著將煩惱的事傾吐於他,所以一時就忽略平日可玲理所當然的存在。

「她跟同學去吃了。」靜琛淡淡地說。

「你們怎麼了?」我的直覺就是怎麼了。

靜琛抿起唇,沒說話。

「吵架了嗎?可玲講話一向比較直,你就讓讓她嘛……」其實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向來是床頭吵床尾和,就算吵架了,通常一兩天後便會自己和好如初,基本上旁人的勸和話,還頗像場面話的,總是當事人自己想開就好。

「不,這次不是讓不讓的問題。」靜琛的語氣竟是透著一股煩悶。

「怎麼了嗎?」

「妳知道可玲她一家人都是綠色的嗎?」

「嗯,第一次聽說。」我搔搔臉。

「我媽媽是藍色的,結果她竟然罵我媽是笨蛋,我……」靜琛扯著唇,一臉憤憤猶如風雨欲來。

不過我聽了,卻是比較想笑。「可玲她是無意識脫口而出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心直口快的個性。」

「但她難道不知道那是我媽?」靜琛皺起眉。

「所以我才說她是無意識脫口而出的嘛。那你向她表達你的不滿嗎?」

「我說一句『那是我媽』然後就走了。」

確實很不滿……掩住嘴,我輕輕吸口氣。「那可玲呢?」

「我怎麼知道……」靜琛單手托著下巴,別過臉。

「拜託……你們不要吵這麼愚蠢的架好不好?」

「哪裡愚蠢?」靜琛瞟著我。

「你們這樣簡直就像因為政治理念不合而吵架的老夫老妻……」忍不住,我翻了白眼。「虧你都唸到研究所了,台灣是有天天在選舉啊?因為這種事吵架多划不來,是不是?」

靜琛搖頭,「這……真的是感覺的問題。我當然知道她是心直口快、脫口而出、沒有惡意,但聽在耳朵裡總是不好受啊……更何況,我也是有自尊的。」

「哪這麼嚴重……」我笑了笑,連忙緩頰,「反正你應該就是要可玲先道歉,然後再跟你撒嬌一下對不對?確實啦,可玲這次也真的是太口不擇言了……」

「不只這次……」靜琛嘆了口氣,神情凝重,「有時我真覺得,既然相處會有這麼多的煩惱,乾脆分了就算,省得彼此痛苦。」

「你分啊,想分就分啊,我絕對不會阻止你的。」我沒好氣地說。

靜琛側眼看著我,有些詫異。「小那……」

「笨喔,你難道是不知道相愛容易,相處難啊?」我瞪著他,「好歹你們也持續了快三年吧,我就不信你會不明白這個道理。而且,你不也跟我說過,一旦有分手的念頭後,就很難打消了嗎?相愛後從此就幸福快樂那是童話故事的結局,人生哪這麼簡單……」

突然,靜琛噗哧一聲,哈哈笑了起來,笑得厲害,甚至按著我的肩低下頭。

「你笑什麼?」我睨著他。

靜琛抬起頭,笑聲歇息,但仍是笑嘻嘻的。「小那,妳出師了!」

「出你的頭啦!」我用力拍開他的手,「以後這種吵架理由別來跟我講,否則我一律PO上社板當成笑話跟大家分享!」

「OK、OK!」靜琛舉起手,一副投降模樣。「我知道了。不過啊……」

「怎樣?」我瞟著他。

靜琛微笑,忽然伸手拍拍我的頭。「妳真的長大了。」

一下又一下,那掌心真的是溫暖。我感覺臉上一陣熱,眼眶也是突地一熱,下意識就想向後閃,「是嗎?我還以為我還可以再任性一點……」

「我還記得妳跟睿成分開時,妳哭得好慘,簡直就像世界全要毀了一樣……甚至好一陣子,雖然沒看妳掉淚了,卻又覺得妳一直都被困在悲傷。」靜琛定定凝視著我,「不過,現在看來,妳似乎真的走出來了。」

回憶彷彿如昨日,而昨日終是遠去了。

抹抹眼角,我揚起唇,「總是要痛過,才會長大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