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到了。K將車停在沙崙附近,下車後,我跟K慢慢走到海邊,午後的陽光很曬,和高雄的烈日幾乎不分上下。

海水很藍不過仍帶點淺淺的綠,接近海面的天空是漸層的淺淺藍,像水從中暈開藍顏色那般,和高雄旗津海岸明亮接近透明的寶藍色是截然不同,淡水的海彷彿一幅淡雅的水彩畫。

「小NA,妳還會常常想起從前愛過的人嗎?」浪潮聲中,K開口。

我喜歡聽浪潮的聲音,雜著風挾著沙粒一去一返巨大的聲響,每一次的傾聽都會令人感覺心情平靜。

「我……已經不想想起他了。」天空很藍,但我閉上眼。海潮聲未歇,這世界像只有海,而海圍繞我,彷彿我在世界中心。

「小NA,到今天為止,我曾經以為會是自己一生最愛的人……她已經離開我一年了。」忽然,我感覺K由後輕輕環住了我的肩膀,「不要睜開眼睛。」他在我耳邊說。

「你很難過?」我問了一個傻問題。

「嗯,大概比妳要再難過一點吧。」K笑了,輕輕地。「我跟她是在網路上認識,當時她跟男朋友剛分手,她很悲傷,於是藉由一夜情來麻痺自己。我和她就是這樣認識的,但一開始我只是好奇而已,所以我約了她出來見面後,是什麼事情也沒有做。當時,我們兩個人就在旅館裡看著影片,一邊吃零食……等到零食吃完時,她問我:『要做了嗎?』我整個人傻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突然間她就開始哭。」

「那時我才明白,其實她只是一個傷心怕寂寞的女孩子而已,後來我因為擔心她,所以又繼續約她出來見面,有時去逛街有時去看電影……她真的是個很單純的女孩。然後啊……不知不覺中,我喜歡上她了。認識兩個月後,我們就決定在一起,她還搬來和我一起住,那一段日子裡我真的以為,我會跟她在一起一輩子……」K的聲音慢慢變小聲了,我覺得肩膀溼溼的,一定是海的眼淚吧。

「一年前她忽然離開我,事前一句話也沒有說,當然更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給我,她把自己的行李全部帶走,只留下了我送她的戒指。我曾試著要找她,一開始她的手機還撥得通,只是都沒有人接,但再過幾天,手機便停話。那時候我才知道,她就是要離開我了。之後,我就開始上網找一夜情,除了要麻痺自己以外,我也在賭是否能再一次遇見她。」

「你一定很愛她。」天空很藍,海水很藍,我已睜開了眼。只有觸眼所及才會明白,寂寞與悲傷的都並非這世界,一如懷抱哀傷的人才懂得哀傷。

「小NA,一開始我以為妳是她。因為她跟妳唸的都是同所學校同個科系,而且妳們的生日又是一天,甚至還剛好……我真的一度以為妳就是她。」K擁緊著我。

「可是,真的不是。」我轉過頭,拍拍他。「而且你也早就發覺了,不是嗎?」

K的頭更低了,我感覺到他的眼淚落下。「我好希望妳是……」

我與K的靈魂失落在過去。一步都再也不能動了嗎?

「欸,前幾天我才突然被某個人推開,因為我令他想起了深深喜歡的女孩……」望著K,我微微揚起唇,「我覺得,我真的要不行了,你饒了我吧?好不好?」

「小NA……」K的淚水潸然而下,然而我的眼淚已留在心臟。

究竟我還有什麼不能承受?

我向K微笑,「嗯,我是小NA。」

K低頭輕輕靠在我肩上,我伸手拍拍他,輕輕擁住他。天空很藍海水很藍,海風吹起浪潮聲不歇——海哭了嗎?我覺得,像聽見了海哭泣的聲音。





之後,K帶我去了漁人碼頭。

堤防木棧道的視野極好,景致遼闊,據說木棧步道上也常遊客佇足觀看淡水日落的好景點。不過,黃昏將近時,K還是拉著我在碼頭處搭上快艇。他說既然來了,那就趁機體會一下淡水內河的藍色公路風情吧。

彼時,夕陽西下,暮色綿染天邊,金色河畔波光灩灩。淡水落日的美景令我無法以言語形容,只得靜靜佇立凝望。

快艇靠岸時,K問我是否要待到夕陽完全落下。「等一下,還可以去老街吃晚餐。」他笑笑地向我提議,完全看不出下午在海邊時淚水滂沱的痕跡。或許大哭一場後,真的能令人神清氣爽吧。

只是,惟有懷抱、歷經哀傷的,才能懂得哀傷,並且使人從哀傷中解脫的,也並非是因為快樂。

「不用了。我想早點回高雄,其實我明天要開學。」

「真的啊?」K睜大眼,一臉詫異。「那妳怎麼不早點說?我可以早點帶妳去坐車……」

「本來開學典禮不去就不會怎樣。」我笑了笑,「只不過,我忽然覺得能把最美好的景致記住後,就馬上離開好像也滿好的。這樣感覺起來……嗯,滿浪漫的嘛!」

「記住最美好的?」K突然誇張地嘆了口氣,笑容有些無奈,「妳這樣很像把我利用完就丟掉耶……本來我還想帶妳在老街吃透透,晚一點還要去陽明山看夜景……」

「喂喂……」我笑著擺擺手。「我們無緣啦!」

K搔搔頭,抬眼眨眨,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小NA。」

「幹嘛?」我皮皮地應著。

K收起原本好氣又好笑的表情,換上了滿臉認真。「很高興認識妳,真的。」

凝視K的眼睛,泫然在我胸口蕩漾,我輕輕吸口氣,「謝謝。」

謝謝二字是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儘管茫然仍未退,千思百緒更早已轉成了結,但依舊是感謝,沒想到自己還會是個美好的存在。只不過,這一刻我竟也想知道,睿成與Ben會高興曾經遇見、認識我嗎?或許我該先問自己才對,但答案怕是永遠無解了。相遇又分離的我們,終究只是彼此生命的匆匆過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