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吧。」K帶我到他的住處,那是位於三樓的公寓,外觀看起來有些老舊,但房子內部整理得還不錯,格局則是兩房一廳。

我緩緩張望環境四周,屋內的擺設簡單,基本傢俱電器一應俱全,若說還少了什麼,那大概是人味吧。每間房子都會有專屬的獨特氣味,但若是久未居住的,幾乎是聞得到所謂空氣的氣息,並且一點點懸浮空中的塵埃。

「你一個人住?」

「是啊。」K微微一笑,「要喝飲料嗎?還是開水就好?」

「開水就好。」

「好,等我一下,妳自己找地方坐。」K說完便往屋內走去。

我繞過沙發,在其中一張位於茶几旁的椅子坐下。深咖色的茶几上除了一具電話外,便再沒有其他的東西,沙發中間的矮桌底下則放著幾本雜誌一派整齊,正對著長型沙發擺發的黑色電視機沉默不會說話,這個乾淨齊整的房子沒有人味。

「水來了。」K從廚房走了出來。

「謝謝。」接過杯子,我正好對上K的眼睛,鏡片後的雙眼有著溫和的笑意。「一個人住這裡,房租應該滿貴的吧?」

「是不便宜。」K在我身旁坐下。

「我記得你不是幾乎一整天都待到研究室裡,那怎麼不找個室友一起分攤呢?」

「我之前有一名室友。」K揚唇,眸光一瞬也不瞬。

之前?除了困惑以外,我還感覺其他卻難形容的,莫名地就是覺得在K平靜面容下所隱藏的,定是更加強烈的情緒。

「不問了嗎?」K單手托著下巴,笑笑地望著我。

「還要問什麼?」我眨眨眼,有些困惑。

「我的室友啊,怎麼之前有,但現在卻沒有了?」K仍是笑。

「你想說自己就會跟我講了,我幹嘛要一直問?還是說你希望我問?」我看著K的眼睛,黝黑的瞳仁倒映著我困惑的臉龐。

「嗯,妳說的沒錯。」K別過了頭,站起身。「累了嗎?妳睡我的房間,我去睡書房。」

「應該我睡書房吧?」我並不希望自己是來鳩佔鵲巢。

「妳不是說妳會認床?」K回頭,望著我微微一笑,但我竟覺得那笑容帶著些許哀傷。「我的書房是連床都沒有,只有躺椅呢,我可還希望妳明天有力氣陪我四處去玩喔。」





K的房間也是收拾得整齊,站在床單平整的雙人尺碼床舖前,我覺得一切都像假的。我想若不是他在我來之前刻意收拾整齊,那就是他平日並不常在這裡休息,而我猜測答案應該是後者較為可能。因為我看見床頭櫃上竟有著薄薄一層灰,並且咖啡色的床頭櫃上除了放著一個相框外,便再沒有其他的物品。

至於相框裡的相片,我就沒有仔細去看了,因為真的是太累,並且也以為那是K自己的隱私,如今我已不想再去靠近任何人的世界了。

由於疲倦,我躺上床沒多久後,便沉沉睡去,一覺安穩到天亮,並且還睡到日上三竿,直到K來叫我起床。沒辦法,我到達台北時已經凌晨四點多,平日會認床的神經到底敵不過疲憊的身體。

中午跟K吃過飯後,他便開車帶我到淡水,但不管是吃飯的時候,或者是在車上,他始終沒有問我,為什麼會突然來找他。我越來越覺得K真是個令人猜不透的一個人。

「小NA妳有來過淡水嗎?」K突然問道。

看著窗外飛逝的景物,我搖搖頭。「沒有,我不常來台北。」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去。」

回過頭,我有些詫異,「真的嗎?你在台北唸書,應該很常去吧?」

「我是唸研究所才到台北的,我之前是高雄人,也在高雄唸書。」K微笑。

「原來如此,難怪之前你會知道我唸哪個學校……」我還記得當時才說出學校大略的方位而已,他便立刻猜到我是唸哪所學校。「那你是西子灣旁邊的那所?」

「對啊,整整在高雄待了二十幾年,所以當研究所考到台北的學校後,我立刻就決定北上了。」K笑了笑,「對了,還好今天不是假日,我想淡水現在人應該不會很多,妳還有想去哪裡嗎?」

「沒有。」望著窗外,我忍不住茫然。「我……晚一點也要回去高雄了,明天還要跟同學討論專題。」

「好,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呢?但K不再說話了。隨著車輛行進,窗外的景物也不斷變換,只是天空仍是藍,行道樹仍是綠,公路舖著的也是南北皆同的柏油,然而一切確實都陌生,甚至我覺得此刻的自己也陌生,我所要追尋的更是陌生不可期,或許我有部分的靈魂早已失落了吧。就困在自溺的悲傷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