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校門口途中,我傳訊息給K。那其實只是一個衝動的情緒,我問K是否能去找他?倘若當時K沒有答應我,或是問我為什麼之類的,或許我的衝動便會立刻消失。然而K答應了,他很快便回電。

「妳坐上車就傳簡訊給我,到台北後也要馬上打電話或傳簡訊給我,我會在車站附近等妳的。」K說。

半小時後,我坐上往台北的客運。

深夜,高速公路的車潮比白天減少許多,鐵盒子不停移動幾乎不著痕跡,我對空間的轉換感極其薄弱。在車上看完哈利波特第一集後,我迷迷糊糊睡去,當睡醒沒多久,我便發覺遊覽車已進入台北市區,不過四個小時的時間我到達了台北。

下車前,我先傳訊息給K,向他告知自己已經到達。而才一下車,在火車站附近排班的計程車司機立刻趨向前,問我是否要坐車。正當要搖頭時,忽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

「嗨。」那是個年約二十四、五歲的青年,穿著條紋襯衫、牛仔褲,清瘦的臉上戴副細邊眼鏡,一身溫文氣息。

望著男子斯文的臉龐,我忍不住困惑。那是我認識的人嗎?

「小NA。」他笑了笑。

「你……是K?」我睜大眼,訥訥地問。

他又笑了,點點頭。「走吧,我車子就停在附近。」

K說完,轉身便走。我跟在他身後慢慢走著,忽然有股夢中的氣息,好不真切。

突然間,K的聲音又響起。「妳上來有特別想去哪裡玩嗎?」

K問得突然,我一時無法反應。「沒、我沒有想……」

「沒關係。」K似乎笑了起來,「天亮以前妳都可以慢慢想,幸好妳是今天說要來,我明天難得不用進研究室,剛好可以帶妳四處看看。」

「那個……」

「嗯?」K停下腳步,側過了身。

「你為什麼一眼就認出是我?」看著K斯文的臉龐,我忽然怔怔。想起他曾說過,許多人都說他斯文的話,當時我並不相信,以為他純粹和我抬摃,但現在我親眼證實了,卻又不知所措。

「因為妳看起來像啊。」K揚起唇,微微的弧度而已。但那些微的,卻在此夜深令我感到親切、放鬆了,因為不僅僅是微微笑,那還有點無賴。

「你就不怕認錯人啊?」我也笑了。

「事實證明沒有。」他走向我,就站在我身邊。

那個角度我得略略抬起頭,正好就看見他有點無賴的弧度。當我想要拉開些距離(或許是想看清楚也或許不是),才正要移動時,他伸手拉住了我。

好個眼明手快?能這樣形容嗎?我怔愣。

「走吧。」他拍拍我,笑笑地,連鏡片後眼睛也微微瞇著。

於是我們並肩走著,夜深太安靜,我甚至聽得到腳下鞋子踩在人行道上的聲音,啪啪啪——踩過小石子,沙沙沙——踩過落葉,這世界安靜得令我以為身在夢中。

「你一點都不意外我來找你嗎?」我問K,但沒有看著他。

「可能因為我滿高興的吧。」K說。

「為什麼高興?」

「因為想要見妳吧。」

「為什麼想見我?」問題與問題不停相接,彷彿一個無限迴圈。

「一夜情啊,上床,做愛。」

下意識地,我停下了腳步。

K回頭,衝著我一笑,單眼皮瞇著一副懶洋洋的模樣。「笨蛋,當然騙妳的。」

「啊?」我仍意會不過來。

K仍是笑著:「就像妳今天會突然想來見我一樣,我當然也會莫名其妙就很想見妳的。懂嗎?」

「喔……」我點頭,似懂非懂。

「很累嗎?」K柔聲問著。

「還好,我在車上有睡一下。」

「真的嗎?那怎麼一副看起來呆呆的樣子?」說著,K伸手揉揉我的頭髮,原來他是在調侃我。

皺起眉,我拍開他的手。「你幹嘛?把我當我狗啊?」

「沒有啊,覺得很好玩而已。」K笑了。

我覺得K很愛笑,雖然有些無賴樣,不過他笑起來是很好看的。我猜想他的異性緣應該不錯,但若是如此,為何之前他還要在網路上尋求一夜情呢?正當疑問浮現心頭時,我放在背包裡的手機突然嗡嗡地震動了起來。

「我接一下電話。」我一邊說,一邊低下頭在包包裡翻找手機。等手機找到,我再抬起頭,正好便與K的眼睛相對,他望著我的眼睛已沒有彎彎的弧度,而夜太深,路燈暈黃的光照著,徨徨的亮,我看不清任何情緒。

手機來電顯示是明芬。「明芬,有事嗎?」持著手機,我轉身背對K。

「小那妳在哪裡啊?靜琛說妳看電影看到一半突然不見,還以為妳先回來了……」

「喔,我出來透透氣。」

「是太沉悶了嗎?我聽說弘辰看到睡著了呢!」

「不是的……」是想要解釋,但情緒似乎仍在心口上四處漂浮,即使簡單的說應該是種狼狽,覺得自己快要崩潰於是倉皇逃離的狼狽,然而前因卻是比後果要難解釋得太多太多了。「反正,等我回去再告訴妳囉。」

「嗯……妳現在在哪啊?朋友家嗎?」

「對啊,我在朋友家,應該明天就回去了。」我說謊了,但我明白善意的謊言非常必要。

「那就等妳回來囉,拜拜。」

「嗯,拜。」

通話結束後,我收起手機轉過身,而K背對著我,站在離我幾步遠的地方。真不可思議,他的背影竟彷彿溶入黑夜。

不過幾步遠而已,我跟K之間的距離。但我就是忽然不想走近他,看著那背脊挺直的身影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面前的僅是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只不過這麼不遠千里來尋找陌生人的自己,我想我也不識得了。

「好了嗎?」K的聲音突然響起。

忍不住,我怔忡,身上的包包背帶下意識緊緊抓住。夜裡的風吹來帶有微微涼意,不愧是夏夜,我甚至感覺手臂上忽地興起一粒粒小疙瘩,果真不是在夢中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