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是公務人員,是現在多數人可能會酸溜溜地說真好,會羨慕地說真好的工作,也是現在眾所矚目被敵視將要開鍘的一群。

但我從來不覺得,我的這份工作有哪裡特別好。我從事這份工作的喜悅,只有在考上的那一刻,以及每個月領薪水的時候。

不信嗎?

我工作一年半了,除了因為身心俱疲的時候,我幾乎每天加班,不是意思意思只加一小時的那種,是真正兩三小時餓著肚子坐在電腦前,會讓自己全身筋骨僵硬的那種,周休二日也幾乎固定抽時間去加班,工作一年半了,我沒有一次可以安心休假。

有好幾次我加班到深夜,從10點、11點、12點,不懷疑,我曾經凌晨一點離開辦公室,也有同事7、8點下班了,還是把工作帶回家做。

嗯,那加班費不少吧?哦,加班費有上限的(這是好的),也聽說好幾個機關都沒編加班費了。

耶,公務員也這麼忙啊?不騙人,每個人都這樣懷擬,可是我的生活就是這樣。

嗯,是否因為我很菜,所以工作量才大?哦,不,我們辦公室每個人都一樣,所以我對同儕沒什麼怨言的;當然同期裡,我也曾聽說有人生活品質依然很好,或許就是運氣好壞的問題吧。

我和你們都一樣。公務員也是人,也會遇到嚴峻的工作環境,惡意刁難的同事,包括機車的長官。(其實工作忙,我還可以忍受,長官機車我就不知道該怎麼了,因為根本無計可施。)

但我們還是要服從,因為公務員服務法告訴我們要服從(長官說的話永遠是對的,長官不會指示錯誤,只有我們理解錯誤,所以永遠要概括承受),因為我們有領錢所以要做事(雖然我的朋友說我時薪爆低,但我告訴自己不可以對不起自己拿到的每一份薪水)。

當然,我不是沒有看過打混摸魚的,但工作不就是這回事嗎?(人也有百百種啊)

其實說來好笑,當初我想考公職,不過就是好傻好天真羨慕每年固定的休假日,只是後來開始工作,卻連周休二日也休不到,甚至連限制轉調期滿,想調動也調不了。

難不成是報應嗎?(我常常懷疑一定是自己當初動機不單純所造成)。

其實要惜福啦,我也明白,只要能自力更生就是福氣。(雖然我也常常惶恐,似乎毫無一技之長,哪天他倒了,我還有什麼?)

我和你們都一樣。工作沒有特別涼,長官沒有特別好,被責罵的機會不會少,被遷怒的時刻也不會少。

法律雖然保證我的官等職等俸級薪點,但他不保證我的生活品質,更不保證我人生平安順遂。

我對每個有心投入公職的朋友都說,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好,你要想清楚。

人生就是這樣的,你付出多少,未必能收回多少,付出和收回總是不成正比的。

現在很多人在爭辯制度問題,但其實是人性問題。

就是現在吵得沸沸揚揚的考績制度改革。

別懷擬,很多長官真的是佛心來著的,考績分數79分跟72分是差在哪裡?考績獎金一樣是半個月,只是我們知道,79分是輪的,72分可能真的是表現欠佳。但這有意義嗎?為什麼表現欠佳還有考績獎金?考績又不是年終?

因為長官也是人,長官不忍心嘛。

光是打個乙等,就這麼為難…那丙等3%,真的打得到工作績效欠佳的人嗎?我很懷擬。

該怎麼用制度去干預人性?我想這其實很難的。


後來確定商調無望後,我又哭了好幾次。
哭到昏頭轉向時,不知道自己一年多以來,咬著牙忍耐著過的日子到底是為了什麼。
犧牲了健康,犧牲了家庭,犧牲了生活,也犧牲了愛情,現在做為唯一支柱(調職)的,也不可能了。
我忽然惘然,並因為惘然而非常悲傷。
這樣一來是不是意味著,要懂擺懶日子才好過?
但我還是做不到,等到平靜時,腦中又自動想著,明天有哪件公文要先出去。
大概就是這樣吧。負責就是注定被凹,耐操就是注定被操到死,我所信奉的價值觀,在這個地方不過就是垃圾而已。
而長官就算歇斯底里也還是神。

也許我們就是這樣慢慢改變的吧。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會不會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