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聖誕節一天一天逼近,方俐妙卻越來越不常見到戴君樺,簡直像突然人間蒸發了似的。但或許也沒有,畢竟只不過是戴君樺不常來找她,而她也絕對不會主動去找他,如此一來,自然見面頻率就少了,而且少很多。

初初發現時,方俐妙是覺得有些詭異,心中還大膽推測是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但一天兩天……到一個禮拜過去了,以前戴君樺是天天都在她面前亂晃,就連期中考試也不放過,然而最近卻常常一天兩天都不見人影,就算見面了似乎也是心不在焉。

這就是倦怠期嗎?方俐妙托著下巴皺起眉。

「發什麼呆啊?」魏可柔走到方俐妙的座位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有嗎?」方俐妙眨眼,像睜著眼睛睡著忽然醒過來了一樣。

「怎麼沒有?」魏可柔不禁失笑,「我一進教室就看妳呆呆的樣子,說得文藝點,簡直是連背影都充滿了發呆的氣息!」

「背?」方俐妙忍不住扭過頭。該不會是有人在她背後貼惡作劇紙條吧?

「……妳在看什麼?」魏可柔讓她的舉動弄得有些迷惑了。

熱氣一下子衝上臉龐,「沒、沒什麼!」方俐妙終於醒了。「欸,可柔……妳找我有事?」

魏可柔思忖半晌,微微側過頭,「妳還好吧?」然後她拍拍方俐妙的頭,「身體不舒服嗎?我覺得妳心不在焉的……該不會是因為某人吧?」

方俐妙沒說話,只是呆呆地又「啊」了一聲。

「果然。」魏可柔逕自下了結論。「男人啊……喵喵妳現在有兩個選擇。」

「兩個選擇?」

「一是妳要先下手為強,甩人總比被甩好,而且事後復原也會比較快。二就是維持原狀,也不要去追問什麼,但千萬別在把心思放他身上;真的不行的話,一點一點地抽離也是可以的……反正,做好心理準備。當然我是不會讓妳白白受委屈的,絕對是會替妳好好教訓那傢伙一頓的。」

「教……訓?」方俐妙睜圓了眼,聽得一愣一愣。怎麼她跟可柔像處在不同世界啊?

「不好嗎?」魏可柔一臉理所當然地反問。「那種男生就是要給他一點教訓才行,不然他永遠都會以為——」

「可柔妳在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方俐妙連忙打斷她。

「嗯?妳不是在煩惱那位啊?」魏可柔眨了眨眼。

那位?啊!方俐妙連忙掩住口,差點叫了出來。「哪、哪有啊……」她終於知道那位是誰了,而她的慌亂更是因為魏可柔的猜測正中紅心。

「不是嗎?我想說他最近好像不常出現了,然後妳又一副呆呆鬱鬱寡歡的樣子。」

「哪裡呆啦?」方俐妙忍不住扁嘴。「而且妳從以前就常說我老是在發空、發呆……」

「嗯,不一樣。」魏可柔沉吟了下,「這種呆是不同,是若有所失,快要失魂落魄的那種……唉,反正就是不一樣。」

「呆……還有這麼多種啊?可柔,我合理懷疑妳在唬爛我。」

魏可柔搖搖手指,「妳不懂,這之中的差異可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

方俐妙聽得更迷糊了,她想或許自己很有可能現在也是處於發呆中,不然她怎麼都聽不懂呢?

「總之啊……妳不是在為那個傢伙傷心就好,真的一點也不值得。」

值得?方俐妙的胸口倏地湧起一股煩悶。「可柔,妳就討厭他……討厭到覺得我跟他不應該在一起嗎?」這次第一次她這麼直接了當地問魏可柔。

魏可柔微微一怔,似乎也意外她會這麼直接地問了。「嗯……老實說,就我來看,我是覺得你們的確不太樂觀,你們……不太合適。當然,我也不是一定要你們分手啦!畢竟也不是真的想看到妳難過……」說到最後,她急急忙忙地解釋了起來。

「可柔,為什麼妳這麼討厭他?」

「啊……」望著方俐妙的眼睛,魏可柔還來不及否認或生氣,就發現自己並不想說出自己和戴君樺的那段過去,儘管都是過去了,然而她就是一點也不想說。

其實她早該問了。看著魏可柔一臉的錯愕,方俐妙在心裡模模糊糊地想著,一直以來可柔對戴君樺的厭惡已近乎偏執,過去她之所以不問,不是不好奇,只是覺得沒必要。她和戴君樺只是一場戲,而可柔是她的好朋友,她在意的當然還是可柔的感受。

然而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鼓起勇氣了或是再也無法忍受可柔的偏執,她竟是想也不想地便脫口而出,也許她想要的根本不是答案。

「怎麼突然想知道了?」微微揚起唇,魏可柔平靜下來,「應該不需要我也要喜歡妳的男朋友吧?」

儘管是這麼平靜溫和的語氣,但方俐妙卻感覺一股泫然直衝她的眼眶、鼻頭。好遠,怎麼她和可柔之間的距離忽然變遠了?還是早就悄悄變遠了?一切就從她對可柔有所隱瞞開始嗎?

「真是的……」魏可柔苦笑,伸手拍拍方俐妙的頭,「幹嘛一臉想哭的樣子?妳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話,應該去問那個傢伙哦……如果他真的很喜歡妳的話,一定會告訴妳的。」

「啊,也、也對齁……」方俐妙乾笑兩聲。她看見魏可柔眼裡的情緒太深沉了,甚至她不忍心再看下去,當然更沒有必要再去問,因為不會有那一天的。


****************
似乎應該很明顯地看了出來
越到後面,風格似乎就不太一樣
我果然是陰沉的傢伙 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