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俐妙懷疑自己得了失憶症,她完全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答應戴君樺要跟他約會。

約會?約會!坦白說他們又不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那種藉由約會增進感情的事情應該不用做吧?
之前惡魔先生說,他們要製造眼見為憑的事實,所以平常她陪吃飯陪散步,偶爾還要被玩弄——這一切一切若是為了她纖細的神經著想,那麼她通通都可以忍。但是,為什麼要約會呢?

方俐妙皺皺鼻子,用眼角餘光偷偷瞥著站在自己身旁的傢伙,總覺得戴惡魔實在是太很樂在其中了。

到底是她太好玩了?還是惡魔太變態?尤其是那隻抓著自己手腕的魔掌,更是像手銬一樣緊緊扣著不放。這叫性騷擾耶!

那麼,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的呢?

其實她記不太清楚詳細的事情經過,只依稀記得因為學校要當考場,所以下午所有的課程都停課。當老師宣布這件事情的時候,老師的嘴角上揚,因為可以落得下午清閒,而全班同學在笑,笑得像中樂透;她卻欲哭無淚,因為她發現戴君樺倚在他們班教室門口的身影。

然後,她就來到了這裡──新崛江對面的Mister Donut門口,現在最有名的甜甜圈連鎖店。

「方、小、喵。」

聞言,方俐妙眨眨眼,這才發現戴君樺正一臉狐疑地打量著她的表情。

「幹嘛?」

「妳在發什麼呆?」

「沒什麼。」她癟嘴搖搖頭。

「嗯?老實招喔。」戴君樺勾著嘴角,輕輕敲了下她的頭。

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怎麼可能老實招嘛!「沒有啦,我是在想這間舊大統燒毀後,雖然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重建成這樣一間小型的購物廣場,但感覺上還挺新穎的。你看,店面還多了這間甜甜圈店、星巴克,還有服飾店啊,美觀多了。」

「妳真的是在想這些?」這隻小笨貓竟然唬弄他。

「是啊,我是寫小說的。」方俐妙睜眼說瞎話,不過眼睛只敢看前方。「作者平常對事物就要仔細觀察,這樣才能應用、發揮在寫作上嘛。」

「嗯,果然是寫小說的。」戴君樺微點頭,眼睛也微微瞇起。這隻笨貓還真會唬爛……「走吧。」

他一手推開Mister Donut的玻璃門,另一手拉著方俐妙進店。

店內,長玻璃櫃裡擺設著各式各樣的甜甜圈,依照甜度種類分門別類,每樣口味的外型都甜美可愛,特別容易討女孩子歡心,也難怪顧客多半是女性,而且都大量選購。

「妳發什麼愣,快看看想吃什麼啊。」戴君樺拉著方俐妙到長玻璃櫃前。

方俐妙東看看西看看,發現每一種都有其特色,感覺都好好吃。「種類太多了,有點難選耶。」每次她跟可柔來,都會挑很久,因為這些樣貌精緻的甜甜圈真的看起來都太可口了。

「難選?」戴君樺瞄了一眼長玻璃櫃,「那每種挑一個吧。」

「哈?這樣不會太多嗎?」雖然好吃歸好吃,但身材還是要顧啊。

戴君樺置若罔聞,開始自作主張的點選,「小姐,請給我黑五穀糖波提、草莓歐菲香、天使巧蘭奇、天使法蘭奇、巧克力巧貝、肉桂蛋糕多拿滋還有六小福,每種各一個。」

方俐妙睜圓了眼,連忙扯扯他,低聲道:「這樣太多了啦……」

「吃不完就打包。」淡淡丟下一句,他又向服務員說:「另外還要兩杯冰鮮奶茶,內用,謝謝。」講完,不忘露出親切萬分的微笑。

方俐妙看著滿滿一盤甜甜圈,突然想吃的慾望全部盡失,尤其是在她看見服務生小姐也對戴先生笑得花枝亂顫的時候,她甚至想吐了。

難不成她今天是要表演因為吃太多甜甜圈而導致胃痛的戲碼嗎?還是說戴君樺就是要陷害她發胖?

可惡,惡魔果然很邪惡!

拿著餐點在店內附設座位坐下,方例妙用力瞪著餐盤上滿滿的甜甜圈,感覺自己胃酸在翻攪。

「你錢多也不是這種花法。」

「不用替我擔心,我這個月有一筆外快進帳!」拿起黑五穀糖波提塞到方俐妙手裡,戴君樺催促道:「快吃。」

「什麼外快?」方俐妙一臉愣愣,繼續追問。

惡魔先生突然笑了,笑得眼睛、白牙都閃亮亮。「妳想知道嗎?」

瞬間,方俐妙腦中警鈴聲大作,所有好奇心立刻消失殆盡。「不用,謝謝!」她立刻低下頭用力咬著波提,眼不見為淨,她什麼都看不見。

「其實我只是——」

「你為什麼帶我來Mister Donut啊?」她連忙打斷他。她不想成為惡魔的同黨,所以她什麼都不想知道;所謂好奇心殺死一隻貓,當初她就是太好奇了!

「當然是約會啊。」單眼皮惡魔一臉笑盈盈。

「有必要嗎?」她咬著波提,話說得含含糊糊,「……好不容易下午放假,人家本來想窩回宿舍睡覺的說。」

「妳的人生只有上課、下課、吃、睡覺跟寫小說嗎?」戴君樺挑眉,「不覺得這樣日子過得太空虛了一點?」

「不會啊。」平凡是福!

「喔,我忘了,妳還愛慕翔梧呢。」他輕笑了聲。

「欸,不要老提這件事好不好!」方俐妙不由得皺皺鼻子。這卑鄙的傢伙,一抓到別人小辮子就拿來威脅,不然就是掛在嘴上調侃,真是有夠討厭的。

「還會害羞啊?」

「閉嘴啦!」誰害羞?她是生氣!

「不過我也算在幫妳的忙啊,像妳這種寫愛情小說的,沒談過戀愛、沒約過會,怎麼能把劇情寫得感人呢?」

「我們這樣也不算談戀愛好不好!」天地良心,她就是寫小說也不敢寫出這種內容來教壞小孩子。

「不然我們算什麼?」戴君樺微微揚唇,平日和藹可親的單眼皮此時用力放電。

「是……」方俐妙的目光游移不定,面對惡魔電力放送她能閃則閃。「是利益交換!」

「唉,妳真的好傷人喔,好歹我也是一片真心。」

你狗屁啦!方俐妙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突地,一道尖銳的女聲響起。

「君樺!」

叫著戴君樺名字的是一位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漂亮女孩,清瘦的瓜子臉、精緻的五官、窈窕身材,一頭波浪捲的長髮,全身上下穿著名牌貨,一看就知道是驕縱的千金大小姐。

「郝佳孅?」戴君樺愣了片刻後,才叫出來者的名字。「還真巧,妳也來買甜甜圈?」

「哼,我還以為你忘了人家呢!」郝佳孅撥撥波浪長髮,嬌嗔道。

方俐妙的嘴角不禁微微勾起。努力憋住,千萬不能失禮,但是……好好笑!哈哈哈,喔齁齁齁!「郝佳孅」不就等於「好假仙」?哇哈哈哈哈,救命啊,憋笑會內傷!

「噗噗噗。」方俐妙摀著嘴。夭壽喔,差點被甜甜圈給噎到。

「妳是誰啊?」方俐妙細微的笑聲引起郝佳孅的注意,美麗的眼珠子一轉,她瞪向無辜的方俐妙。

「咳,我?……我是……」左看看右看看,方俐妙決定明則保身,「戴學長的學妹。」

「對,是學妹。」戴君樺一臉自若地補充:「不過因為才剛跟我交往所以還不習慣說我是她男朋友。」

「男朋友?」郝佳孅嬌滴滴的聲音揚高八度分貝。

「呃……不是的……」看郝佳孅這樣盛氣凌人的模樣,方俐妙有些膽怯。

「佳孅,妳不要嚇到我的小喵喵,她很膽小的。」戴君樺不只想火上加油,而且還打算坐壁上觀。

「你說什麼?」假仙女火大了。「戴君樺!我說要跟你分手,你難道不準備挽留我嗎?」

「為什麼要挽留妳?」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當初他可是樂得聽見她說要分手。

「當初我們不是很相愛的嗎?」

「那些都是過去了,從妳說分手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相信了。」他略略別過臉,露出堅決又有些心痛的表情。

「你不好奇我為什麼突然說要分手嗎?」郝佳孅蹙眉,她感覺心碎了。

「我尊重妳的決定。」不如歸去嘛,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

「我是想要讓你拿我跟其他女人多多比較,這樣你才會發現,最適合你的還是我啊!其他女人都不會比我好的!」

戴君樺的嘴角抽動再抽動,他用力、努力讓自己不為所動。「佳孅,妳真的是想太多了。」

而一旁的方俐妙輕啜著冰鮮奶,上偷偷觀察兩方的表情。雖然她一直都有聽說惡魔先生的異性緣很好,但當她真的看見、甚至親臨現場,她還是覺得很神奇,真沒想到這戴惡魔竟然能被這樣的千金大小姐深愛……是大小姐不知道人魔殊途嗎?

這簡直就是太神奇了,傑克!這隻惡魔是有哪裡好啊?

但話說回來,這假仙女也真的很可憐啦,愛上不該愛的人。方俐妙升起身為女性的同情心。只不過……真不愧是「好假仙」啊,臉皮倒是厚得很不可思議。沒有比她更好的女人?這世上比她好的可有一籮筐呢,像可柔就比她好!

見戴君樺不為所動,郝佳孅只得將怒氣轉移到方俐妙身上。「像妳這樣的女人,憑什麼跟君樺交往?」

眼看矛頭對到自己身上了,方俐妙扯著唇,連忙裝傻。「是啊,我也覺得好疑惑喔。」

「哼,說臉蛋沒臉蛋,說身材也沒身材,妳說妳自己全身上下哪裡有優點啊?」郝佳孅一雙美眸略帶不屑地打量著方俐妙。

方俐妙睜圓了眼,敢怒不敢言,只好心中不停碎碎唸。欸,好歹也差不多一點喔,她不過是比較謙虛,這嘴毒的就把她批評成一無是處啊!活該被甩、活該被甩啦!

「寶貝喵喵的優點只要我看得到就夠了。」戴君樺輕聲開口。

寶貝?方俐妙摸摸手臂,覺得手上的雞皮疙瘩全起來了。屁啦,真那麼寶貝就不會放她像待宰豬肉一樣地被假仙女上下打量,讓人準備下手切割了。

「優點?」假仙女塗著紅色指甲油的食指伸出,「你倒說說看,她哪裡有優點啊?」

「我為什麼要告訴妳?」

「我看根本就是故弄玄虛。」

「喵喵。」面對假仙女的連環攻勢,戴惡魔突然露出恐怖微笑。「告訴她,我最喜歡妳哪裡。」

「啊?」方俐妙傻了。好、好卑鄙啊,竟然將這淌混水丟給她收拾!「我……我怎麼會知道?」

「妳知道啊,我跟妳告白時不是有跟妳說過嗎?」親切的單眼皮微微一瞇,戴君樺深情款款地注視著她。

那不是告白那不是告白那不是告白——那是威脅!方俐妙握緊拳頭,她有股想要翻桌的衝動。

「說啊,小喵喵,不要害羞嘛。」大手輕輕覆上方俐妙的粉拳,戴君樺思量了下,真要翻桌的話,他皮夾裡的小朋友應該不夠賠償。

「是啊,君樺說他喜歡妳哪裡?」郝佳孅得不到答案勢不罷休。

「他說他喜歡我……」方俐妙哀怨地瞪了一眼戴君樺。這假仙女看起來真的好嚇人啊!牙一咬,她豁出去了,「他說他喜歡我膽小啦!」

「什麼?」

假仙女傻眼,戴惡魔呵呵笑,方小喵想哭……

「乖,沒事、沒事。」拍拍小貓的頭,戴君樺開始收拾殘局。好戲就是要及時劃下句點,不能「壞戲拖棚」。

他輕輕咳了聲,露出溫柔又深情的微笑,「對啊,我就喜歡喵喵膽小的樣子,好可愛,讓人好想保護。」

「可是我……」郝佳孅心有不甘。

「跟妳交往,真的是我的榮幸,那段時間我真的很開心。」上帝啊,說善意的謊言不是罪過。戴君樺臉不紅、氣不喘,「但是,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妳不夠尊重我(根本就是指高氣昂),不尊重我的決定(簡直就是擅作主張),總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強迫我做不喜歡做的事情)。唉……」輕聲一嘆,他對感情的消逝表達惋惜。

「佳孅,妳很美麗,除了個性有點問題以外,妳真的已經算是完美的了。但是,我們並不適合,所以我很抱歉。」

「我可以改啊!」郝佳孅連忙說。「再說,這醜女人哪裡比我好!」

「夠了,佳孅。」眼神一凜,戴君樺有些不悅,「喵喵是我現在的女朋友,我非常的喜歡她,所以不准妳再這樣講她。」

「你跟我分手你一定會後悔的!」郝佳孅挌下狠話。

「我會期待的。」戴君樺揚唇,只是聲音不再有任何溫度。

郝佳孅抿抿嘴,發現周圍有些不少的圍觀者,更是一陣氣惱。「你今天這樣對我,將來有天你一定也會被同樣對待的!」用力一跺腳後,她便頭也不回地離去。

郝佳孅走了,但方俐妙卻沒有心情放鬆的感覺。她覺得自己的心臟怦怦跳,剛剛戴君樺說的那些話……她的肩膀緊繃、肌肉僵硬,心跳失速搶拍令她臉上溫度升高。

「你剛剛說的那些話,都是鬼扯蛋吧!」清秀的小臉剎時染上紅顏色。

「當然。」本性恢復,戴君樺笑咪咪地看著方俐妙酡紅的臉頰,「欸妳該不會是……心動了?」

彷彿一桶冷水當頭潑下,方俐妙立刻清醒了。她狠狠啃咬甜甜圈,矢口否認:

「我會心動才怪勒,我早就知道你是唬人的!」

心動的是笨蛋!她……是笨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