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離開教室後,方俐妙整個人簡直成了虛脫狀態。雖然還有走路的力氣,但卻搖搖晃晃,幾乎就像是用飄的。戴君樺跟在她身後,不自覺斂了斂神情。

「欸,方小喵。」他快步走到她身旁,很自然地讓她走在內側。

方俐妙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貓有九條命都不夠他玩,這會兒他又想幹嘛?

「我說妳啊,老是生活得那麼緊繃怎麼行?」戴君樺微微一笑,「要懂得適時接受幽默,才會有趣嘛。」

「有趣?」她撇撇唇,「你覺得剛剛很有趣?你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有嗎?」他只是不喜歡生活過得太乏味,然後又隨心所欲了點。「其實就算妳剛才反駁我,我也不會怎樣的。唉,我還以為妳會發飆呢,結果真是令我失望。」害他的滿心期待就像氣球忽然漏氣一樣,興奮與期待全都咻地一下消失。

討厭鬼!方俐妙癟嘴,用她最兇狠的眼角餘光努力瞪、用力瞪。忽然,一個恍神,她一腳踩到鋁箔罐,步伐沒踏穩,眼看就要跌個狗吃屎——

「妳連走個路都那麼不安全。」伸手一攬,戴君樺立刻抓住她的手臂。

方俐妙眨眨眼,還有些反應不過來,聽在耳裡話語明明仍舊不客氣,但是牢牢抓著她的手臂卻很溫柔,甚至小心翼翼。

他的氣息很接近,抓住她的手臂忠實傳達體貼,她的心跳漏拍。

「你……可以放開我了。」方俐妙很緊張,連忙穩住呼吸。

但戴君樺的手不肯放,反而眼角噙著笑定定瞅著她。

「你、你幹嘛……放手啦!」

「別人幫妳忙,妳都不道謝的喔?」他的壞心眼又開始閃爍。

「道謝?」方俐妙愣愣地重覆。大約是臉變熱了,她覺得腦筋似乎也變得不靈光。

「對啊,是我扶住妳,免得妳跌倒。」盯著她的眼,他的笑容也加深了,「怎麼,妳不感激我嗎?」

陽光下,戴君樺原本黝黑的瞳仁此刻竟帶了些淡淡的棕色,那是一種很溫柔很柔軟的顏色……。

又是一個恍惚,方俐妙眨眨眼,連忙穩住心神,「謝謝你……」她話說得很輕,總是感覺一股不真實感。

「這才對嘛。」戴君樺放開手,「妳看,我也是有對妳好的時候啊。」

方俐妙乾笑兩聲,只能無言以對。

「所以說,妳乖乖當我的擋箭牌女友,其實也不吃虧嘛。」他笑嘻嘻地眨下眼,努力放電。

方俐妙上揚的嘴角開始抽動。惡魔果然是惡魔,他是永遠不可能漂白的!

「戴君樺!」

突然,這聲呼喚以及熟悉的人影,令方俐妙的眼睛猛地發直,直直盯著正前方。

聽見聲音,戴君樺連忙轉過頭,原來就在距離他們不到兩公尺的地方,程翔悟正筆直地朝向他們走來。

「你該不會正要去橘柚吧?」程翔悟笑了笑,跟著他目光一偏看見方俐妙,「嗨,學妹,好久不見。」

「呃……是啊。」方俐妙點點頭,有些不敢直視眼前笑容燦爛的面孔。

戴君樺朝旁邊瞥了一眼,而後又揚起唇,「你要回去?」

「嗯,我剛才去探班而已。所以今天我恕不招待了!」

「嘖,我本來還想帶學妹去捧你的場,真是可惜……」他忽然低下頭,靠在方俐妙的頰邊,露出了個親暱的笑容,「對不對,很可惜齁?方小喵……」

「啊?」方俐妙一愣,雙眼倏忽睜圓,完全不明白怎麼眼前突然多了一張臉。「你……」幹嘛靠這麼近啊!她有些心慌,眼光忍不住游移,然而卻對上程翔悟的……

唉……好帥。難得可以近距離看見橘柚外場第一紅牌服務生素有桃花公子稱呼的程翔悟,方俐妙不自覺又暈眩了。

「戴君樺。」程翔悟微微一笑,一臉自若,「我聽說你最近在我們店裡表白了,有空把女朋友帶來給大家看看吧。」

「不用有空,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就可以讓你看了!」戴君樺笑得燦爛,並且伸手用力攬過方俐妙的肩膀,「那,就在這裡!」

「啊?」

「啊!」

兩聲「啊」同時響起,只不過一個被驚嚇,而另一個卻是驚喜。被驚嚇的那一個叫做方俐妙,她任由戴君樺摟著自己,整個人就呆立在原地,完全呈現石化狀態;而原本面露驚喜的程翔悟在看見方俐妙的表情之後,只得困惑地望著戴君樺。

「她害羞。」戴君樺瞇眼笑著。「女孩子嘛,臉皮薄,你家白白一開始不也打死不承認你們之間的關係嗎?」

「咳、咳!」掩著嘴,程翔悟忽然咳了起來,俊逸的臉龐倏地染上薄紅。「這句話是你講的可不是我講的喔……」

「下次你請客,我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他的心腸很好,絕對不會趁機敲詐,只是偶爾撈點好處而已。

「隨便你啦……」說著,程翔悟連忙擺擺手,表情有些慌亂,「我先走了,拜拜。」

「耶……」原本還處於呆滯狀態的方俐妙一聽見心儀的帥哥學長道別,竟突地醒了過來,「啊、學……」她眨眨眼,正好對上走過她身邊的人

「學妹再見。」程翔悟微微一笑,仍是笑得溫柔好看,只是夾雜了些同情。「妳……自己保重。」

保重?方俐妙扯著唇,她笑不出來,她明白這絕對不是個好笑的玩笑。

「怎麼啦?」戴君樺依舊親密地摟著她的肩,慢慢走向他們待會用餐的店家。

「你……為什麼要在他面前說……」方俐妙忍不住握緊了雙手。

「說什麼?我剛才說了好多話呢。」

「你為什麼要在他面前說我是你女朋友……」慢慢吐氣,方俐妙覺得自己快要呼吸不過來了。

「妳要是不高興為什麼不反駁?我可沒有攔著妳唷。還是妳現在想要去追翔悟,然後去向他解釋?」戴君樺停下腳步,然後他轉過身定定望著方俐妙。

「我……」方俐妙的眼一眨也不眨,只是水光正隱隱流動。

「為什麼不去?什麼事一直都放在心裡好嗎?」他瞅著她的眼,目光寧定。

「我……」抿了抿唇,方俐妙原本握緊的手鬆開了,甚至頭顱也有些沮喪地垂下。「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的。」她悶悶地說。

「這樣啊……」拍拍她的頭,戴群樺輕輕地笑了聲。然後,他握住她的手,又繼續拉著她向前走。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多學一點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