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了友情與愛情(?)的風暴之後,緊接著就是可怕的期中考來到了方俐妙的面前。一天考一科或兩科,充實的期中考週考可說是到她身心俱疲,只不過令她疲憊最大的原因是卻不是因為考試或者惡魔先生,而是因為當一個人讀書讀不下去,就是會想去做其他的事情。

於是期中考考了一個禮拜,雖然方俐妙是考焦頭爛額,但她也很快樂地含著眼淚寫稿寫了一個禮拜。因為當要考試的科目愈難時,她的靈感也就被激發愈加充沛,那一切簡直就像是被註定得好好。

所以當考試後的下一個禮拜,老師一一發下考卷時,方俐妙的臉色頗青。低空掠過的成績有不少,但至少還有飛過去,可是直接撞山墜海的,她已經不敢想期末考她是要考多少分數才能換得及格六十分了。

「活該!」魏可柔忍不住罵了聲。看見那慘兮兮的分數,她罵完後又敲了她的頭一下,希望能把她敲到腦袋開竅,精明一點才好。

「我知道了啦。」方俐妙癟著嘴,整張臉都貼在考卷上。那個成績她實在是沒有勇氣再看第二遍了。

「對了,喵喵。」

「嗯?」方俐妙頭抬也不抬。

「妳今天……」魏可柔姣好的眉型微微扭曲了些,「也要跟那個傢伙去吃午餐啊?」

「我希望不要。」那隻惡魔為什麼天天都那麼閒啊?能不能有一天他突然來電說他要忙,所以不跟她一起吃午餐了,那她一定會高唱哈雷路亞,順便感謝阿拉的。

好個交往啊……呵呵呵,自從與惡魔先生定下契約後,她就覺得自己的美麗世界已經被惡魔突襲佔領了,陽光從此不再願意露臉跟她招手,甚至她懷疑自己的臉上可能隨時掛滿著黑色斜線,表示無奈。

不過,不管她的反應如何,那位戴先生似乎都自導自演得很樂。每天中午他都會特地來到他們班上接她一起去吃午餐,展現他們正「熱戀中」的甜蜜,午餐時間的虐待過後,他又會很「負責任」的送她回教室。有的時候下了課,他也會很順便地來接她下課,然後裝作很體貼的說要帶她出去走走。
惡魔先生在外人眼中扮演著標準的新好情人角色,恐怖的笑臉隨時掛在臉上,就算他說那是善意的微笑;但她怎麼看,都覺得很不懷好意,彷彿隨時在打壞主意。

「唉,好累啊……」可惡,她才剛被考試摧殘過耶!

魏可柔輕抿唇,又開口:「喵喵,我覺得如果你們不適——」突然,一聲呼喚打斷了她的話語。

「方小喵!」來人正倚在窗戶旁懶懶的喚著,嘴角還似笑非笑地揚起。

前幾天還會投注視線的班上同學如今已經見怪不怪,紛紛轉頭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有志一同地對這對「熱戀中」的情侶視若無睹。

「喵喵,那傢伙來了。」魏可柔皺眉。

我知道啊,妳沒看到我的臉部表情又哀怨了幾分嗎?方俐妙閉起眼,想來個眼不見為淨。

「方小喵!」戴君樺手肘靠在窗戶溝上,撐著下巴。「妳沒聽見你的親親男友在叫妳嗎?」

她的親親男友?真是見鬼的勒!撇撇唇,方俐妙決定要小小叛逆。「她不在。」

「哦?誰不在?」

「方俐妙不在班上,你請回吧。」她將臉埋在桌上,低聲道。

「這樣啊……」戴君樺揚起嘴角,有種權威被挑戰的快樂。今天是要玩喵非喵,魔非魔的遊戲嗎?真是太有趣了。他大剌剌地走進教室,朝方俐妙的座位前進。

「我的親親女朋友不在嗎?」

頭頂上傳來的聲音,讓方俐妙猛地抬頭。嚇!「你……你什麼時候進教室的?」

「我的小喵喵。」他的語氣親暱,並且笑得曖昧,「妳要遺棄主人嗎?」

「我……」方俐妙挪挪座位,悄悄往後退。

「妳真的真的要這樣對我?」

「我……」我能哪樣對你?她已經快被他的笑容嚇得冷汗涔涔了。

「欸!禽獸!」魏可柔忍不住開罵了。她是說過要試著接受,但她也實在看不下去了,「你不要太過分,你們真的有在交往嗎?看喵喵被嚇壞的樣子,我看根本就是你一廂情願吧。」一廂情願虐待人家!

「嘖嘖嘖,我說可柔啊,妳一定要禽獸、禽獸這樣叫嗎?我有名有姓,而且又是妳好朋友的男友,」戴君樺眼珠子一轉,朝魏可柔使了個眼色。「再說,我們之間也不算是完全的『普通關係』啊,想當初……」

「你給我閉嘴!」他馬的!老是拿當初作威脅,這傢伙盡使這種小人手段還說自己不是禽獸!

「唉,可柔啊……」戴君樺輕嘆了聲,只是眼角彎彎嘴角翹翹,似乎高興得不得了,「妳怎麼每次都要打斷我的話呢?」

變態……!沒來由的,魏可柔突然覺得一陣惡寒。儘管還是生氣,然而詭異的直覺實在不容小覷,於是她選擇妥協。

「好,戴君樺,我改口行了吧?」

「很好。」解決完稱呼,他們可以繼續未完的話題。「其實我不是一廂情願,因為我根本一點點都沒有逼喵喵。」

「鬼才相信你!」她悻悻別過頭。

然而戴君樺又嘆息了,「嗯,如果現在是農曆七月的話,我相信好兄弟們一定會相信我的。」

拜託!好好一件事情,搬出「好兄弟」來會不會太瞎了一點啊!還是說這傢伙以為搬出同類來就會有用?縮在一旁的方俐妙偷偷翻了個白眼。

「呵呵……」戴君樺的眼角瞇瞇,嘴角翹翹,「妳要是不信的話,可以親自問喵喵啊。」這集笨貓想當沒事一樣地縮著,門兒都沒有!

「喵喵,妳有什麼苦衷就說出來吧!我一定挺妳!」魏可柔可說得一臉豪氣干雲,幾乎就要拍胸脯保證了。

然而,方俐妙偷偷觑了一眼惡魔臉上的奸詐笑臉,跟著又看了看一臉正氣凜然到有殺氣的好友。嗯,她……她真的很想說出實情,但她……她很孬……

兩權相害要取其輕啊!

「嗯?喵喵,我完全沒有逼妳對吧?」戴君樺的眼神邪惡,彷彿發射出無形光波尖銳地刺中她膽小的心靈。

啊啊啊——取其輕、取其輕!可柔是早就知道她的筆名了,但如果大嘴的惡魔趁機宣揚她的「豐功偉業」那還得了啊!方俐妙牙一咬,眼一閉,盡最大努力逼自己點頭。

「喵喵!」魏可柔幾乎要尖叫。

「妳看吧,別亂誣賴人。」戴君樺輕輕嗤笑了聲。

「妳……」魏可柔一臉不敢置信看著方俐妙。她都說要挺她耶,結果她竟然還自掘墳墓?

「我也不想啊……」方俐妙嘆氣再嘆氣。正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她當初肯定是誤入歧途了。

「所以,我接我的親親小貓去吃午餐並沒有什麼錯囉。」戴君樺嘿嘿兩聲。然後摸摸方俐妙的頭,真的像是在養貓。

討厭啊!方小喵癟嘴,「我不要跟你吃午餐啦。」她身心不協調,再這樣下去會發瘋的。

哦哦,小貓要發飆了嗎?真是令人興奮啊!戴君樺見獵心喜,然而臉上依舊不露情緒,甚至眉頭還攏了攏,彷彿一股抑鬱與沉重。

「為什麼?」他沉著聲問,剛才的嘻皮笑臉已全數消失。

「哪有什麼為什麼?」當然是因為看到他就討厭啊,就算是路邊耐踩的雜草再次長出來也是需要時間的,更何況她脆弱的心靈?

「妳……」單眼皮瞪大也不見有眼睛變大的效果,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接下來的話。

「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啥?」方俐妙的眼睛也瞪大了,她一臉錯愕。

這、這……現在是在演哪齣戲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