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魏可柔美目微瞇,殺氣騰騰地盯著眼前的人。若不是她現在身在公眾場所,她早就拍桌罵人了。

「什麼怎麼一回事?」戴君樺微微一笑,絲毫不在意對面美人的怒氣沖沖。「欸,別瞪我……妳講話沒頭沒腦,我怎麼會知道妳在說什麼?」

魏可柔抿了抿唇,又撥撥頭髮,努力壓抑心中怒火。「你跟喵喵是怎麼一回事?」

「眼見為憑。」戴君樺兩手一攤,一副不干己事的模樣。「妳還想要問我什麼?我可沒有強迫她。」

「你不要跟我耍嘴皮子。」魏可柔冷哼了聲。早上她氣沖沖離開教室後,一路邊走邊想越覺得事情不單純,喵喵的個性她很清楚,除了寫小說與看帥哥外,那隻笨小貓幾乎是沒有精明的時候。

更何況喵喵每次看到戴君樺就像看到鬼一樣,根本就是害怕極了,如果戴君樺沒有用脅迫的,那肯定也是耍了什麼手段。思及此,她立刻打電話給戴君樺,約他中午出來橘柚談談!只是就算她瞪他,瞪得是惡狠狠,他卻依舊是不為所動,何止無恥不要臉,根本就是徹底妖魔化了。

「別瞪了啦,妳不累,我都累了。」戴君樺輕笑了聲,一臉雲淡風輕,「我跟她之間的關係可是非常公正又平等,我一向不強迫人的,妳應該很清楚吧?」

「我只清楚你是個花心無恥的傢伙!」魏可柔撇撇唇,一副恨透他的模樣。

戴君樺搔搔下巴,忽然露出有些無奈的表情。「可柔,其實我一直很想知道一件事,我到底什麼時候花心過了?」

還敢問我!聞言,魏可柔立即睜圓眼,一臉憤憤,「是啊,你不是『什麼時候』花心過,你『是隨時隨地』都處於花心的狀態!」

「可柔……」戴君樺不禁苦笑。

「你別這麼親熱叫我名字,你沒資格這樣叫我。」

「那妳現在就把話講清楚吧。」雙手交握,他目光炯炯盯著魏可柔,「當初我到底是哪裡對不起妳了?我可是被妳甩掉的人喔。」

「你別一副受害者的樣子好不好?是你先在我背後跟其他女生眉來眼去,而且還勾肩搭背……真是親熱得不得了呢!」說到最後,魏可柔簡直是咬牙切齒。她並不是心眼小的女生,還會記恨過去的戀情,只是那是她的初戀。初戀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意義重大,即使她可以忍受初戀不完美收場,但初戀對象竟是如此沒有節操處處招惹女生的人,卻是令她每每回想起都後悔不已。

「我不記得有那些事。」戴君樺一臉平靜地道,「不過我跟大部分的女生一向都相處得不錯。」

「你的意思是我誤會、眼花了?」魏可柔不屑地冷笑。

「有可能啊。」

「最好我會眼花看到你跟其他女生手牽手啦!」

戴君樺微微一挑眉,輕聲問:「哪個其他女生?」

「就你們班上的洪雅玫啊!」頓了頓,魏可柔忽地嗤笑了聲,「還是你又記不得了?」

「我記得。」戴君樺倒是笑了,「她和每個人說話都有拉拉手、拍拍肩的習慣,不過我沒有辦法找她出來當證人,因為我轉學之後就和許多人都沒聯絡了。」

魏可柔哼了聲,完全不信他的解釋。

「我知道妳一定不相信,當然我也不會強迫妳相信,因為沒有必要。只不過,我還是要告訴妳,我在那所學校就只交過一個女朋友而已,而妳就是那唯一的一 個,我沒有對不起妳。」他眸光定定盯著魏可柔。

「那當然,這本來就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魏可柔扯扯唇,她感覺胸口一陣煩悶,「你現在……是把目標放在喵喵身上了?她是個很單純的女生,不適合你,你別去招惹她。」

「我不會傷害她的,妳可以放心。」

「戴君樺你是沒長耳朵了啊!」她說得又氣又急,差點就要破口大罵,「我說她不適合你,難道你沒聽見嗎?」

「她適不適合要由我評斷。」戴君樺微笑,「還是說,妳覺得誰比較適合我?妳嗎?」

碰!魏可柔的纖纖小手狠狠拍了桌子一下,理智神經啪嘰斷掉。跟著,她霍地站起身,目光凌厲用力瞪著戴君樺,心中暗罵——無恥!

「我不要再跟你講了。總之,我一定會勸喵喵跟你分手的!」這個卑鄙的傢伙,當初她肯定、絕對就是年少無知!

把自己那一份錢放在桌上後,魏可柔立刻轉身離開。然而她才走了兩步,戴君樺的聲音卻又輕輕響起。

「可柔,我不會傷害她。」背對著魏可柔,戴君樺穩穩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

「……」

「這妳應該最清楚吧。難道我真的有傷害過妳嗎?」

微微一抿唇,魏可柔猶豫了。

「……那又怎樣?我現在討厭你。」

戴君樺微微啟唇,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最後仍是一點聲音也沒有,只有眼神微微一暗。

叮鈴一聲響起,魏可柔推門離開了。

「你這花心鬼,又讓女孩子傷心了齁?」圓圓臉的女服務生忽然走到戴君樺身旁輕聲說道。

「白白,我從頭到尾可都是罵不還口的耶……」眉頭微微一蹙,戴君樺笑了笑,「妳怎麼可以這麼偏心?」

「因為我是女生啊,女生當然要站在女生這一邊。」被稱做白白的女服務生笑咪咪的,一臉理所當然。

「你們女生喔,要人疼又要人哄真是麻煩……」

「你這花心鬼憑什麼這麼多意見啊?」白白眉一揚,拿著菜單毫不遲疑就往戴君樺頭上敲下。「要是有一天你遇上喜歡的女生了,到時你疼她哄她都還嫌來不及呢!

戴君樺皺眉,輕輕撫著後腦,「嘖……都交男朋友了還這麼暴力,妳家翔悟怎麼沒被妳嚇跑啊?」

「哼!」

「好啦好啦,你們打是情罵是愛,這是你們的生活情趣對不對?」他嘻皮笑臉的。

「那是我的家務事,不用你多擔心。」白白臉一紅,連忙轉移話題,「倒是你,到底是哪一個啊?」

「什麼哪一個?」

「你的真命天女啊!上禮拜你不是才在這裡跟一個女生告白嗎?那天我還被你嚇了一大跳,想說你什麼時候轉性了……」白白眨眨眼,一臉古靈精怪。因為男友的關係,她跟戴君樺也認識了一段時間,當然也曉得他的花名在外。「那今天這個女生呢?你們看起來好像關係匪淺。」

戴君樺微微瞇起眼,心中開始算計,「我們是——老朋友。」

「是喔……」拖得長長的尾音,掩不住八卦。

「妳這麼在意我幹嘛?」懶洋洋的嘴角勾起,「還是妳暗地裡對我動心了?這樣不行喔,雖然妳長得很可愛,但我可不能對不起自己兄弟……」

「……」白白拳頭緊握,「你閉嘴!你再講下去我就要對不起你爸媽直接開扁你了!」

「okok!」戴君樺連忙舉手投降。

唉,其實他的心情也是很複雜的。只是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更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