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忍、忍……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馬的!誰跟誰私定終身啦!」方俐妙一邊走,一邊咬牙切齒碎碎唸。她很生氣,她真的非常生氣,但這裡是大庭廣眾,她還要形象她還要名聲……靠!就是這個名聲害死她的啦!

嗚嗚嗚……她的命好苦。剛才可柔還說「那什麼鬼」,是啊,真的不是鬼,是惡魔啦。

現在傍晚時分,暮色微暗,而方俐妙的臉色「青筍筍」快要黑掉一半,甚至她的心也是黑的,一片黑暗沒有陽光。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也很想跟自己的好朋友訴一下苦,只是現在謠言真的已經不只是謠言了。

當然什麼卿卿我我、當眾告白、私定終身……畢竟人魔殊途,那豈止是謠言,簡直就是謊言!至於說到牽手……方俐妙不想回想那一段,如果可以的話,她非常想把最近這一個多月以來的記憶通通都刪除掉。

那天她跟戴君樺在橘柚達成協定後,一走出店門她的小手就讓人握住。明明知道自己身邊的人也就只有那一個人,但她的心還是霎時就盪到了半空中。

「你……」她整個人僵硬,連脖子也不敢轉動。

「怎樣男女授受不親嗎?」輕輕調笑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著,暖暖的呼吸彷彿噴到她的臉頰。

「是啊,我們……」不親,真的不親啊!

「可是妳是我女朋友耶。」她的新男朋友(還熱騰騰剛出爐)笑咪咪的,非常天真無邪地看著她。

「是啊……」她欲哭無淚,默默哀悼自己小手的清白。「可、可是……我不是假裝的嗎?」

「唉,要假,也要假得像真才能騙人啊。」戴君樺向她眨眨眼,「方小喵,妳要把職業道德拿出來。」

可是你這個人沒有道德也沒有良心。她別過頭,不想再看、不想再想、不想再抵抗(好像也沒抵抗過),整個人完全放空任戴君樺一路牽著自己的手走回租賃的住處。

「好啦,我回去了,明天我會再找妳去吃飯的。」話說完,戴君樺便轉身。

「那個……」她心口有個疑問憋著非常痛苦。

戴君樺的腳步微微一頓,但立刻就又繼續向前走。

這個王八蛋……「戴君樺!」

「怎麼了?」他回過頭,臉上的笑容非常親切。

她感覺心臟怦怦跳,「我們不用真的非常真的吧?」

「什麼非常真?」戴君樺挑眉,一臉興味盎然。

「就……」她三步併兩步,連忙衝了過去,小小聲說:「除了牽手之外,應該就不用再做……」

「做什麼事呢?」戴君樺低下頭,眼角噙著笑,然後輕輕挑起她垂在肩上的一絡髮絲,「只要妳願意,我不介意額外的……」

「我介意!」她大驚失色,連忙喊了起來,同時右腳向後一跨,立刻拉開距離。

「哈哈……」戴君樺笑得非常開懷,「放心啦,強迫的事我還做不出來,拜拜,明天見!」

惡魔的腳步輕快,啪啪啪地簡直就快要飛了起來。

「討厭鬼……」她摸摸發燙的臉頰,緊盯著那身影。

強迫的事我還做不出來……?

「還幹嘛還強迫我……騙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