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認為真愛無敵,但我知道愛要讓人像頭被打到那樣頭昏眼花實在是簡單得不得了的一件事,而且會腫的不是頭,是眼睛。

Ch4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方俐妙瞪著書桌上兩片光碟,那是昨天她和戴君樺吃完飯後,戴君樺主動借給她的。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而她讓人家請了一頓,又拿了人家自己燒的出竅情人……其實她沒有說非常非常想看的,只是她不善於拒絕,戴君樺又笑咪咪的,好像把所有的壞心眼都藏了起來。

並且昨天他們在橘柚吃飯的時候更是平靜無波,原本她還以為戴君樺帶她橘柚是打算要讓她在程翔悟面前出醜的,然而他卻只是偶爾調侃她一下,甚至還讓程翔悟和她說了幾句話。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一回想起昨天的情況,方俐妙就忍不住皺眉,她越想越煩,整張臉都貼在桌子上了。

難不成他是要跟自己一笑泯恩仇嗎?就是把腦袋想破了,想到腦漿蒸發,她還是拼湊不出任何可能的事實。

「唉……」方俐妙不由得嘆了口氣。現在的情況若是按照她平日寫小說的邏輯,像這種男生一下子捉弄女生,一下子又是毫無芥蒂的示好……嗯,好像叫做故意吸引女方注意,表面上是欺負但其實是叫做喜歡?

喜歡!方俐妙猛地抬頭,她的少女情懷狠狠刺進了她的心房,心臟怦怦用力跳了兩下。

「才不可能……」她咕噥著。只是越想越心慌,腦海裡又莫名浮現那張她突然覺得好看的笑臉。

「啊啊……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剎時間她臉上一陣熱,心慌意亂之際,她順手抓起小人娃娃,大頭針一拔起,就是死命戳戳戳!

叩叩叩。忽然間,敲門聲響起。

「喵喵,我們……」才走進房間要找方俐妙吃飯的魏可柔,一看見眼前的情況不由得愣住了。「妳在詛咒誰嗎?」

「沒、沒有啦……」方俐妙連忙抬頭,扯出個微笑,「我只是順手而已。」

「是那個姓戴的又惹妳生氣嗎?」魏可柔皺眉。她的懷疑絕對合理。

「沒有!」她急忙否認,小人娃娃也趕緊放下。「那跟戴君樺無關!」

「這樣啊……」

「嗯,就是這樣。」方俐妙用力點頭。不管這樣也好,還是那樣,就是不要再提到那個人!

「沒有關係最好。」魏可柔一面說,一面撥撥頭髮。其實她覺得自己好像漏掉什麼東西,總覺得奇怪,但卻又不知道是哪個地方不對勁。

「可柔,妳找我有事嗎?」盯著魏可柔的臉,她突然覺得有些心虛。

「一起去吃飯啊。」魏可柔微微一笑,忽然目光一偏,她指著桌上的光碟片,「這什麼?電影嗎?」

方俐妙點頭,「嗯, 出竅情人,戴君樺借……」話還未完,但她竟像被人陷住脖子似的,因為她看見魏可柔原本的大眼睛竟越睜越大。

「他借妳的?」魏可柔的聲音瞬間拉高,「該不會裡面全是病毒吧?」

「病毒……可以這樣燒進去嗎?」方俐妙愣愣地反問。

「我怎麼知道啊!」笨笨笨!重點不是病毒啊!「重點是他之前對妳那樣惡作劇,妳怎麼還收得下來啊?妳怎麼會這麼單純,怎麼容易卸下防備啊?防人之心不可無,妳不知道嗎?」

「可是他就拿給我了……」方俐妙扁嘴,越說越小聲。

「妳真的是……」蠢啊!魏可柔覺得自己真想歇斯底里大叫,但她不能叫,更不能罵,因為她若說出口了,就是把自己的格調降得跟那嘴賤的傢伙一樣了!

「可柔妳不要生氣嘛……大不了我拿去還給他……」

「現在不是還不還的問題了……」魏可柔突然嘆了口氣,她不氣了,而是一股無奈忽然湧上她心頭。「妳知道嗎?現在我們班跟學長他們班上都以為妳跟戴君樺在一起了。」

正所謂眼見為憑,但眼睛看到的卻未必是事實。

「可是我跟他就沒有,而且他也沒有喜……」方俐妙說不出那個字眼,她覺得心臟像讓人揪住了。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謠言是很可怕的。」魏可柔冷靜地下了結論。「我是不曉得他要做什麼,但我覺得不單純。他一開始先是說妳蠢,後來又讓大家誤會以為他在追妳,現在又突然對妳好起來……喵喵,我覺得妳真的要小心點。」

「小心什麼?」方俐妙吞了吞口水,覺得喉頭突地一緊。

「要小心……」魏可柔忽然笑了起來,「照小說的橋段,不就是要欺騙女主角的感情嗎?」

「哈哈……這怎麼可能!」方俐妙心一跳,連忙乾笑兩聲。唉,好尷尬。「妳小說看太多了,想太多了啦……」

「妳這個寫小說的人還敢這樣說我啊?」魏可柔微微瞇起眼,沒好氣地反駁。

「我才沒寫過這種東西,我的男女主角都很平凡、很溫柔的……」平凡就是幸福,這是她一向的信念。

只不過,人生都可以如戲了,所以就算是要如小說……嗯,事實上真的一點也不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