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方俐妙頂了兩個大黑輪去上課。一進到教室、坐定位,她差點沒整個人撲倒在桌上,也幸虧精神不濟,什麼流言、曖昧的,她今天一律都沒知覺,昏昏沉沉地上完兩堂課後,魏可柔拍拍她的肩,將她從神智不清楚中喚醒。

「下課啦?」她揉揉眼。

「嗯,我今天有事沒辦法陪妳,妳要自己小心點。」魏可柔一臉憤憤地叮囑著,「如果他再調戲妳,妳就直接一巴掌打過去,對他那種人是不用客氣的,不然他肯定會得寸進尺把妳吃得死死!」

一開始方俐妙還聽得有些茫然,但聽到調戲二字,她整個人就清醒過來了。

唉!千錯萬錯全是那個王八蛋的錯!自從上上禮拜,戴君樺對她展現出興趣後,原本接下來這兩堂沒課的可柔因為擔心自己,竟然是連著兩個禮拜都留下來陪她上課。

但就算是可柔在場,戴君樺也仍是把自己當成玩具一般在耍弄,老是喜歡開她的玩笑——一點也不好笑的玩笑,總是要把她逼到將屆臨界點之際,才會善罷干休。而她一口怒氣悶著,又委屈又難受,偏偏她真的就怕極戴君樺了,尤其聯誼時他偶爾望向自己的眼神,實在是令她會不由自主地打從心底感覺發毛。

「我會努力的!」盯著可柔的眼睛,她用力點頭,握緊拳頭,決定這次絕對不要再逃避了。

「嗯,那我走囉,有事再打手機給我。」魏可柔揮揮手。雖然她還是很擔心的,可是她又能如何呢?而且她的心情其實好複雜,明明她認識的戴君樺根本就不像是會捉弄喵喵的男生……這是叫做男大十八變嗎?在生氣之餘,竟有股揮之不去的煩悶。

「咦,妳今天不留下來嗎?」說曹操,曹操就到,戴君樺不知何時竟走到了她們的身後。

「我等一下有事。」魏可柔瞇起美目,嘲諷道:「老是偷偷走到別人的身後,你上輩子是小偷還是強盜啊?匪類!」

「我腳步輕盈啊,而且我只偷自己喜歡的女生的心。」戴君樺微微瞇眼,嘴角微勾著笑意。

「變態!」魏可柔輕啐了聲,跟著她回過頭,想要再和方俐妙交代幾句,只不過才和她說要努力的人現在竟又低垂著頭,雙手扭成麻花。她撇唇,冷冷道:「喵喵,妳會食言而肥喔。」

「啊?」聞言,方俐妙可憐兮兮地抬起頭了。她的眼神怯怯的,會刻意避開某戴姓人士,原本秀氣的眉型這時也神經質地微蹙。

「算了……」魏可柔無奈,只得嘆氣,「有事再打電話給我,拜拜。」

「拜拜……」目送好友的離去,方俐妙下意識咬住下唇。

「方小喵,可柔是要去上戰場打仗嗎?」那藏著笑意的聲音忽然響起。

「沒、沒有啊。」她嚇到了,有些慌亂,甚至還小心翼翼地判斷這玩笑句裡是否藏有其他玄機。

「那妳幹嘛一副要哭的表情?」戴君樺笑瞇了眼,甚至伸手拍拍她的頭。

「啊……有嗎?」瞪著頭頂上那隻手,方俐妙覺得糾緊的胃似乎在一瞬間放鬆了。真的是在跟她開玩笑啊?

「現在好多了。」在收回手之後,他又撥撥她的頭髮,然後從包包裡拿出一顆糖果。「方小喵,這個送妳。」

方俐妙抿唇,盯著包裝鮮豔的糖果遲遲不敢接過,最後她說:「學長,我不喜歡吃糖果。」

「這是黑巧克力,不會很甜,吃起來很香。而且——」微微停頓了下,戴君樺很貼心地再加上一句,「方小喵,妳不用怕會變胖啦,我想妳應該只是虛胖,妳一定不喜歡運動對不對?其實Baby face也很可愛……」

「……」真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方俐妙咬牙切齒。「吃就吃嘛……廢話這麼多……」她小聲碎碎唸,然後接過糖果,開始拆著包裝紙。

見狀,戴君樺嘴角的弧度更大了,當方俐妙將巧克力放進嘴中的同時,他扭開寶特瓶瓶蓋,仰頭喝水。

「唔!」巧克力才咬下一口,方俐妙連住就摀住嘴巴,果然是不會甜,甚至苦到她想吐出來,簡直沒有勇氣再咬第二口,更遑論吞下。

「怎麼了?」戴君樺一臉詫異,「該不會我拿錯了吧?」他低下頭開始翻找背包,「啊,那是99%的純巧克力,我拿錯了,那是我要拿去整室友的,不好意思……」

「你……」苦澀從口腔從疾迅蔓延,她不敢咬下第二口,甚至連口水也不敢吞嚥,她覺得自己整顆頭現在全是苦的。

「還好吧?要不要喝個水?」他拿起寶特瓶,「可是我剛剛才打開,有喝一點了……早知道我就不開了,不過我真的只喝一點而已,妳要是不介意的話……」

故意的!那傢伙絕對是故意的!瞪著那張略顯為難但沒有任何歉意的臉龐,她覺得自己真是愚蠢極了,明明她的野性本能就告訴自己不能接近了,竟然還會吃了惡魔的食物!可惡啊!

方俐妙摀住嘴巴,趕緊站起身,她決定再也不要聽信惡魔的言語了。

「等一下。」但惡魔伸手拉住她了。

方俐妙瞪大眼睛,一層水光微微濛著。她覺得自己的淚腺好脆弱,到底這傢伙還想要怎樣?

「真是的……」一臉就讓人一直想欺負下去……戴君樺輕笑,再一次體會自己的壞心眼所為何來。然後他將手裡拎著的一杯飲料遞給方俐妙,「這杯是奶茶,本來就是要給妳的,沒有開封也沒有加任何奇怪的東西,算是我向妳賠罪。」

因為有一就有二,所以方俐妙再也不相信了。她用力扯著自己被握住的手,她現在只想去外面洗手槽把嘴裡的巧克力吐掉,然後好好漱口一番。

而戴君樺看穿了她的心意,「妳不喝我就不放手,要是我們拉扯得太厲害的話,妳就會像禮拜天那樣坐在我大腿上喔。」

變態!她的名節、她的清白!眼看戴君樺說得一臉理所當然,方俐妙只好含著眼淚接過那杯奶茶,並且想像飲料杯的封膜是戴君樺的面孔,一拿起吸管就狠狠戳下!

哎哎哎,怎麼這麼可愛這麼有趣啊……!不過一顆巧克力而已,就眼睛瞪得圓圓大大,好像連尾巴都豎起來了!戴君樺瞇起眼,現在他全身上下唯一洩漏他情緒的就是那雙眼睛了;當然惡魔先生的尖尖尾巴也開始搖來晃去。嘖嘖,下一次他要怎麼玩呢……啊啊,真的好期待啊。

方俐妙雙眼忽地睜圓。「咳咳咳——!」她咳得厲害,連眼角也迸出淚,但並不是奶茶裡有什麼怪東西,就是突然莫名奇妙地被嗆到了。

「方小喵,妳沒事嗎?」戴君樺伸手拍拍她。「喝這麼急幹嘛?又沒有跟妳搶……」

「咳咳……」才不是喝太急……方小喵淚眼汪汪,有口難言。她真不知道如何該如何解釋,怎麼剛才突然一股寒意從脊椎竄起?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