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認為真愛無敵,但我確信讓愛衝昏頭的不理智,可是直逼腎上腺素爆發的無窮潛力唷。

Ch3

到底聯誼是要做什麼啊?

經過禮拜日那場混亂的聯誼後,方俐妙覺得自己就算是流年不利、犯太歲可能都沒這麼慘。雖說每個作者為了創作都要身先士卒、冒險犯難的精神,但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慘太慘了。

當然,她參加聯誼的動機確實就是為了尋找新的刺激,可是就算是如此,也不用讓她在遇見了心儀的對象後,立刻就被惡魔一樣的傢伙給輕薄了一番吧?就是她自己在寫小說,都不會給女主角痛下如此殺手,怎麼她會遭遇這種事情呢?

「禽獸!」一想到憤恨處,方俐妙立刻從床上翻身坐起,連日光燈也不用打開,她極其順手地拿起桌子上自己先前在網路上購買的插針小人,拔起大頭針就著小燈的光線狠狠戳個兩下。

她真的快氣死了,即使距離禮拜天已經過了兩天,可是只要一想到明天就是又要和惡魔先生同上堂課,她就覺得心口一口怨氣正在無限膨脹中。

「啊啊啊——不要再想了啦!」突然,方俐妙抱頭,哀哀慘叫。所謂鐵齒定律,愈是討厭的事就愈是忘不了。此刻此時,禮拜天那場混亂聯誼,又在她腦海中自動重新上演了。

一開始,惡魔先生是一見面猛開她的玩笑,如果那只是逞口舌之快,她絕對是可以左耳進右耳出;然而玩笑開夠之後,竟是連她的小手都抓來摸了,天地明鑑這分明就是性騷擾!

偏偏惡魔先生的單眼皮笑起來特別迷人,除了她與可柔之外,所有在場人士竟都以為惡魔先生是在大膽示愛、展開攻勢,從此她的清白之名宛如江水滔滔流向大海一去不復返。

於是麻布茶坊吃完飯後,她與可柔便已計畫要先行逃脫。只是惡魔先生不只嘴巴利害,眼睛跟耳朵也都尖得不得了,當她們正要偷偷脫隊時,惡魔先生竟已拍動趐膀啪啪地偷偷降落她們身後,同時眼明手快直接拎起她的領子。

「放、放……」好孬啊!她驚嚇過度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方小喵,妳是要去哪裡?」惡魔先生笑得和藹可親。修長的手指鬆開她的衣領,若有似無撫上她的頸子,頸上的汗毛為此一陣輕顫。

抖抖——不要抖啊!她縮起脖子,戒慎恐懼。

「戴君樺,我跟喵喵想去逛街不行喔?應該沒有強制一定要去唱歌吧?大不了,我跟喵喵一起坐公車回去不就好了。」可柔按住她的手,要她放心。

「我們可以一起去啊。」惡魔先生笑得一臉誠摯,完全忽略可柔的不悅。然後他轉過頭看著她的自來熟學長,「何昱傑,我們去當護花使者如何?既然是我們把人帶來的,當然也要把人平平安安送回去才行。」

自來熟學長連忙點頭稱好,「對啊,大家就一起去逛嘛,我跟戴君樺還可以幫妳們提東西,儘量逛儘量買沒關係!」

「對不對,方小喵?可柔妳呢?還是妳們有什麼非得我跟何昱傑不能在場的原因?」就在惡魔先生微笑柔聲問道的同時,她覺得自己也看見了黑色大翅膀啪啪啪展開,連尖尖的尾巴都正搖來晃去。

真是……高招啊!不只攻心為上,還外加拖無辜人士下海一起攪和。這下不只她說不出拒絕的話,連可柔也是鐵青著一張臉,只得乖乖妥協一起去唱歌。

至少一群人總是比二對二要來得安全得多了。可柔這麼安慰她。

事實上,的確是安全多了沒錯,不過笑話也鬧大了。他們一行人總共開了三個包廂,除了另外三男三女外,她跟可柔在的那個包廂依舊是吃飯時的那桌原班人馬,只因為不再抱任何希望了,她與可柔倒是相視一笑,苦笑。

進入燈光昏暗的包廂後,她立刻選了沙發角落窩著,由於害怕被注視又容易緊張,自從第一次去KTV當觀眾當分母之後,她就對唱歌一事興趣缺缺。而這次她在欣賞完自來熟學長與可柔的歌聲之後,就沉沉睡去了。

包廂的冷氣頗強,而她又只穿一件短袖polo衫沒帶外套,當半夢半醒之際,她也不自覺抱個胳臂整個人就要縮成球,甚至還下意識地往身旁溫暖的發熱體靠去。她迷迷糊糊地想著,坐在自己身邊的人是可柔,大不了睡醒後再讓她念一頓就好。

「喵喵……」

討厭、討厭……連在夢中都會聽到那個討厭鬼的聲音。她蹙眉,整個人也越往身旁的人縮著。

「方小喵……妳口水要流下來了。」有人輕輕拍著她的臉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