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算發覺嘴角正隱隱抽動著,方俐妙也還是努力揚嘴角弧度,小心翼翼的掩飾不悅。

自從戴君樺說出:「方俐妙如果是貓的話,絕對是最蠢的那一隻!」的那天起,其實她就已經偷偷地將戴君樺列入黑名單了,理由是他講話很賤,而且她的野性本能還告訴自己,這位姓戴的先生不能靠近!

所以即使她再生氣,又因為不喜歡受人注目,她還是選擇將滿腹的委屈往肚子裡吞,大不了半夜起來插小人。可惡,她明明就沒有想過要寫慘兮兮的女主角啊!

「翔悟學長,我記得你好像有女朋友了吧。那為什麼還來參加聯誼?不怕女朋友吃醋啊?」魏可柔不想再浪費口水跟戴君樺打哈哈,於是直接轉移對象,並且還順帶替旁邊這隻害羞的小貓打聽任何能令她心花朵朵的消息。

「我純粹是來湊人數的。」程翔悟乾笑兩聲,臉上表情有些尷尬,「我女朋友也知道,所以不會吃醋的。」

「說的也是,翔悟學長可是個專情的好男人呢。」魏可柔揚唇,眼神一瞟狠狠向斜對面瞪了一眼。「完全不像某人。」

對面的某人搔搔下巴,瞇眼微笑,「是啊,只有像翔悟這般有定性的男人才能死會了還來幫忙湊人數。還好這裡除了他以外大家都是單身,沒有所謂的花不花心可言,可柔跟方小喵大可儘管挑沒關係!」

「大可儘管挑沒關係?你當我們是在發情啊?」魏可柔冷哼了聲。

美人不發飆則矣,一發飆現場溫度頓時下探十度。

「可柔……」班代楊芷芬陪笑著,「學長開玩笑的啦。」

「對啊,開開玩笑嘛……妳真要發情,學長我也不會阻止妳的。」某人只怕場面不夠熱絡,繼續搧風點火。

魏可柔咬牙切齒,頭一偏,便向其他人發作,「翔悟學長,你怎麼會跟這種人認識?真是太不幸了。」

「因為我有去國貿系選修……」程翔悟的話未完,戴君樺立刻就伸手攬過他。

「怎麼會是不幸呢?我跟翔悟可是個性很合得來呢!」順便多拍個兩下,證明男人之間的友誼。

「喔?」魏可柔冷笑,「難不成好男人跟爛男人之間總是會有股莫名的友誼吸引力?」

「噗!哈哈——」原本一直低頭的方俐妙這時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哦哦!身為一名小說作者,關於好男人與爛男人之間的「友誼吸引力」——太太太太太萌了啦!

「嘿……好說好說。」戴君樺倒也不惱火,不急不徐繼續說,「我想這就像沒氣質的兇女人跟膽小如鼠的笨女人間,也會有莫名的吸引力是一樣的道理啊。」

「噗——哈哈哈!」同桌的何昱傑不禁大笑出聲,一邊笑還一邊拍手。

「你!」瞪著微笑惡魔,魏可柔咬牙,差點沒拍桌發火。

方俐妙拉住好友的衣襬,簡直快要哭出來。拜託拜託,這裡人很多,千萬別發飆,她可不想出名啊。
楊芷芬見狀,乾笑幾聲,忙打圓場。「我看我們還是各自先來自我介紹吧。」

「不用多此一舉了,看這情況大家已經算是挺熟的了。」何昱傑憋笑道。

戴君樺微微瞇眼,朝他一瞥,開口:「我說你是在看熱鬧嗎?」

「很熱鬧啊。」何昱傑不諱言。

「那要不要一起參一腳啊?」他們大打口水仗,怎麼能有人只看熱鬧呢?

「不要。」何昱傑想也不想地拒絕了。畢竟平常被損是一回事,在正妹面前被損可是萬萬不能。

「別吵了啦,再這樣下去吵到花兒謝了也吵不完啊。」拉拉魏可柔,方俐妙小聲勸告,她發現來自四面八方的好奇眼光越來越多了。

「這句話妳應該跟戴先生說才對。」魏可柔撇唇。

聞言,方俐妙望向對面的戴君樺。「學長,你、你……」就行行好收斂一點吧。

戴君樺嘆氣,一臉無辜。「別看我,我也不想把事情搞成這樣子啊,我可是保持著愉悅的心情來參加聯誼,想多多認識有趣的……女生。」

就是這個瞬間,方俐妙突然覺得毛骨悚然,她的野性本能告訴自己,此地不宜久留!而且為什麼會有種被狩獵者鎖定的不祥預感?她明明是家貓啊!

「早知道這禽獸會來,我鐵定死也不參加。」魏可柔繼續碎聲抱怨。

「妳放心,我如果是禽獸的話,自然會找同類玩。」眼神瞟向方俐妙。「方小喵妳也是動物不是嗎?」

「我哪是……」抗議啊,她是人!

「我說方小喵妳記性真不好,妳忘了妳是隻笨貓咪啊。」人家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戴君樺可是將這句話發揮到淋漓盡致。他笑咪咪的模樣乍看之下像玩笑像調侃,可是他藏起來的壞心眼卻在方俐妙面前悄悄閃爍著。

拜託……誰來救救她啊?方俐妙感覺心驚膽顫,她只想找翔悟學長認識認識、多聊聊天,對禽獸學長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別拖喵喵下水,你這隻禽獸。」魏可柔蹙眉,她看不過去了。

戴君樺又嘆氣了,這次他一臉感慨萬分。「我說可柔啊,就算我們當年……」

一聽到「當年」兩個字,魏可柔趕緊截斷。「你給我閉嘴!」

「想當初……」

「閉嘴!」她差點尖叫。不行不行,當年不小心跟這禽獸交往的事情絕對不能公諸於世!

「好吧。」不提年少純愛,那換個方式說也行。「不管怎麼樣都應該彼此祝福才是,我現在正努力尋找我的真愛,妳一定要妨礙我嗎?」

「我哪有妨礙你?」冤枉啊,她連見都不想再見到他。

「怎麼沒有?」突然,戴君樺長手一伸,握起方俐妙擱在桌上的小手。「妳妨礙我跟喵喵有所進展。」

「你放手啦!」她的好朋友啊,絕對不能被染指了。魏可柔努力想扳開戴君樺握著方俐妙的大掌,無奈那跟魔掌沒兩樣,說什麼都不肯放,擺明是抓好玩的。

「不放。」他揚起得意的笑容。

當事者方俐妙嚇呆了,現在竟連其他桌的人都注意到他們了,而且連心儀的翔悟學長都笑咪咪的看著她,一副彷彿樂見其成的樣子……完蛋了、完蛋了,她的清白啊!

「那、那、那個……」她怯怯囁嚅著開口:「學長……你可不可以……」放手啊!

連聽都沒聽完話,戴君樺就直接拒絕。「不可以。」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能輕易罷手呢?

「哇賽!這麼快就牽手喔?」別桌的開始起鬨。

「是啊。」戴君樺大方承認。

救命啊!方俐妙好想找洞把自己給活埋了。偷偷瞄一眼心儀的翔悟學長,他竟然在笑?老天爺啊,她被禽獸抓住不放的悲慘,意外的取悅他了嗎?

「你不要再欺負喵喵了啦!」魏可柔簡直要抓狂。

「我沒有欺負她啊。」戴君樺完全否認,天可明鑑,他只是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而已。「對不對喵喵?我握得太用力了嗎?」他曖昧的眨眨眼。

方俐妙冷汗涔涔,覺得自己快昏了。拜託哪個人行行好給她一掌痛快吧!不然把戴君樺打昏也行。

「喵喵,妳笨蛋啊,不會叫他放手嗎?」魏可柔戳戳她的手臂。

妳說他都不聽了,何況是我呢……方俐妙顫抖著唇,快要淚眼汪汪了。「學長,男、女授……受不親啊!」

真、可、愛啊!戴君樺忍不住微微瞇起眼,嘴角也微微上揚,這正是所謂心癢難耐!

「嗯咳咳!」他乾咳兩聲,強壓下心底的騷動。「說的也是,抱歉!方小喵,我情難自禁。」

情難自禁?「禽……獸啦!」一面小聲碎嘴罵道,方俐妙的清秀小臉也幾乎要扭曲。小手一恢復自由,她立刻就將雙手藏到桌下,死都不讓戴禽獸有機會再看到。

但不只眼睛很利,耳朵也很尖的戴君樺當然是什麼都看見,也都聽見了,然而他只是靜靜揚起嘴角,心情竟是非常愉悅。

方小喵還真是隻敢怒不敢言的笨貓咪啊……嘖嘖嘖,果然好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