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認為真愛無敵,愛情現在離我還很遠,真的要歷經磨難的才叫真愛嗎?唉,我怕痛耶。

ch1

「喵喵妳跟我講清楚,妳昨天寫那是什麼鬼?」

下課時分嘈雜的教室裡,坐在最角落的方俐妙慢慢抬起頭一臉驚恐地看著忽然出現的友人。

「什麼什麼鬼?」因為很害怕,所以她話也說得很小聲。

「結局!結局!他為什麼會死掉?」碰的一聲,魏可柔一掌拍在她的桌上。原本在附近聊天的三三兩兩同學在聽見聲響後,立刻是紛紛走避,連熱鬧也不看了。

你們不要走啊!方俐妙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的同班同學們竟是沒有一個有同學愛。

請保重。班代楊芷芬雙手合十,以口型無聲地傳達著她的哀悼。

「喵喵!」魏可柔喊了聲。

「是……」方俐妙連忙抄起筆記本,整個人向後縮緊靠著椅背。「因為……他生病啦。」

「為什麼會生病?」魏可柔瞇起眼,甜美可人的臉蛋上忽然出現一股不協調的殺氣。

方俐妙連眨眼一下也不敢,覺得自己的手在發抖了,「因為當工程師壓力很大,他沒有過勞死就——」

「喵喵!」甜美的聲音突地拉高了。

「是!」她連忙應聲,只是嘴唇不由自主地抖著,雙手更是緊緊抱著筆記本。

「有沒有番外?」

「最、最近沒有想到……」短短一句話,她是應得膽戰心驚。

「那妳現在在寫新的故事了?」魏可柔微挑眉。

「才剛有一點想法……我在寫大綱……」她嚥下口水,「大網而已!」

「那妳交稿了?」

聲音很輕,但殺意很重。

「編輯收到了……」她慢慢低下頭,聲音也越來越小。喵……為什麼她的地位這麼卑微?

魏可柔冷哼了聲,「我會詛咒妳被退稿。」

「咦?」方俐妙抬起頭立刻就嚷了起來,「為什麼?」

「因為妳殺死書柏了。」

「我沒有,他是生病死的,他已經肺癌末期了他……」

「閉嘴。」冷冷的聲音倏地打斷她,魏可柔低下頭,緊盯著她,「作者是妳,是妳寫死他的。」

「我……」

「我什麼?」魏可柔別過臉,吸吸鼻子,「妳知不知道我昨天哭得多慘啊?妳讓我在電腦教室哭耶,哭到我旁邊的帥哥都被我嚇壞了,我那個豬頭前男友聽到消息,還以為我在對他難忘舊情……所以,這一切都是妳的錯!」

方俐妙先一愣,之後又是咬唇又是露齒笑,表情是既惶恐又興奮。「可柔妳哭啦?妳真的哭啦?啊啊啊……妳哭了妳真的哭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喵喵妳夠了唷……」魏可柔一臉沒好氣地回過頭,一掌立刻往她頭上巴下去。「妳到底在興奮個什麼鬼啊?妳真他媽的有夠變態耶!妳這變態鬼殺人鬼……」

「哎唷,人不是我殺的啦!」方俐妙苦著臉,一手摸頭,一手用力揮著。

「那故事是誰寫的?」魏可柔睨著她。

她一怔,跟著又露出討好的笑。「呃,是我。」

「那就是啦,妳可是他們的上帝呢,妳這個自私鬼,專門騙人家的眼淚……妳一定會遭報應的,妳將來一定交不到男朋友……」

「等、等一下,為什麼我要遭報應?」我只是寫了一個故事啊!她緊緊抱著筆記本,覺得好想顫抖,覺得這詛咒實在太可怕了!

「誰叫妳讓書柏死了,他們好不容易才重逢耶!妳的良心咧?妳的良心到底是去哪裡?」魏可柔一邊說著,眼圈也紅了。

啊啊啊,她也很想知道呢。方俐妙微微張口但而後又立刻閉起,她的脖子一縮,好半晌經過,才小小聲囁嚅著:「被……吃掉。」

「被貓吃掉了嗎?那要不要我開膛剖腹替妳取回來啊?」魏可柔冷冷睨了她一眼。

「不用不用不用!」貓也是喵,喵也是貓,她連忙搖頭。

「哼,妳皮給我繃緊點,下次再寫這種結局,我就寄病毒到妳的親親電腦裡讓妳永遠都寫不出來!」

好狠!方俐妙扁嘴,低下頭小心嘟嚷著,「難怪……最毒婦人心。」

碰!

魏可柔又往桌上用力一拍,眼角淡淡掃過她。「再毒,也毒不過妳吧。如果書柏地下有知的話,他也不會原諒妳的!」

瞬間,她忽然感覺背脊一涼,連忙點頭。

「我、我知道了……」


********************************************************


K大國貿系二年級的方俐妙據說是個兼職的文字創作者,她有個可愛的外號叫做喵喵,但這一切絕對不是為了裝可愛,而是諧音惹的禍。

大一新生入學第一天,她微微顫顫走上台自我介紹,每一次她回想起只覺得自己就是一整個弱到不行。儘管心裡是殺千刀詛咒了千百次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都大學生了還要搞自我介紹這把戲,但是當學長姊們帶著「可親」的笑容一喊時,她還是乖乖走上了講台。尤其坐第一排第一個的人若不上台,後面就會很難下玩去,當她站在台上時,台下前後左右的學長學姊們盯著她的眼神可說是一個比一個凌厲。

「各位同學好,我叫方俐妙,我是台南人……」當她聽見自己幾乎發抖的聲音響起時,她真的很想立刻衝下講台,然而——

「學妹,妳那幾聲貓叫是要講給誰聽啊?大聲點,後面的人聽不到啦!開朗點齁,不要這麼害怕……」站在教室後面的某位學長以一股要炒熱氣氛的口氣大聲說著,然而適時發出笑聲的也只有新生以外的學長學姊們。

稀稀落落的笑聲讓教室裡的氣氛瞬間冷到冰點以下,方俐妙看著台下不甚熟悉面孔的同班同學們,忽然有股想大叫的衝動——老娘就是愛耍自閉,有本事你們咬我啊!

但即使如此,她還是轉過身,在黑板上邊抖著邊寫下自己的名字。

「我的聲音天生就是這麼小聲,聽不到的人就看黑板就好了……」她以虛弱極的聲音說著。

腳步虛虛浮浮地,當她低著頭要走下台時,據說是她直系學長的傢伙忽然攔下她,甚至還拉著她又走回講台前。

「學長……」她瞪大眼,然而依舊是貓叫一般的語氣。

學長黝黑的臉龐笑咪咪的,「各位學弟學妹好,我叫何昱傑,是喵喵學妹的學長,也是目前系學會的活動副會!以後你們有什麼事要找我,就跟我喵喵學妹講一聲就好了!而且學長現在還沒有女朋友唷!」學長的語氣非常熱情,熱情的程度遠遠超過裝熟,簡直直逼自來熟。

「昱傑你沒有女朋友不重要啦!」台下另一個學長起鬨著,「重點是學妹、學妹!」

「哎呀,喵喵學妹妳看到沒?這種學長以後不能靠近唷!」何昱傑笑著說,同時用力往她背上一拍。

「哈哈……」她乾笑兩聲,「那個學長,我叫方俐妙,是妙,不是喵……」

她糾正的聲音很小聲,但台下眼尖的學長聲音很大聲。「喵喵學妹,這樣不行啦,才開學第一天就跟學長講悄悄話,這樣其他的學長會傷心啦!」

「昱傑坦白從寬啊,你們講什麼悄悄話?」

「不會吧!才開學第一天就有私情……」

其他的學長姊也跟著起鬨了。

好愚蠢啊。方俐妙忽然覺得自己有股衝動想要掩面而泣,現在的大學生都這麼愚蠢嗎?

「沒有啦,學妹只是在我跟講——」何昱傑忽然頓了下,歪過頭看著方俐妙,「喵喵學妹妳剛剛跟我說什麼?」

喵?方俐妙覺得自己聽見理智斷線的啪嘰聲了。

「我說我叫方俐妙,是妙不是喵!ㄇㄧㄠˋ,四聲妙,你是耳朵背,還是腦筋殘廢啊?」她的聲音還是不大,但這次真的確定全班都聽見了,因為在她說完之後,教室裡忽然一片寂靜蔓延。

「咳、咳!」有些僵硬的咳嗽聲突然響起,一位眉清目秀的男生笑笑的慢慢地走上台,然後伸手拍拍方俐妙,「學妹,妳學長愛裝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妳要……認命。還有,我可以跟妳保證,他不是耳背,也不是腦殘,只是——大笨蛋而已。」

學長非常燦爛的笑著,台下也瞬間爆出笑聲,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整間教室就熱鬧了起來。

笑鬧聲中,唯二笑不出來的人——何昱傑一張黝黑的臉爆紅著。「戴君樺!」

「怎麼你要咬我嗎?」戴君樺笑嘻嘻,絲毫不在意。

然而另一個笑不出來的人卻是站在一旁的方俐妙。

她覺得自己真是無語問蒼天,因為倘若她家學長是大笨蛋的話,那麼跟大笨蛋認真生氣的人又是什麼呢?

然而錯誤畢竟已經造成,於是就當班上的同學仍是處於半生不熟狀態時,她的名字——不是方俐妙,而是喵喵那一個——可是享有了比班代先一步讓全班,甚至二三年級學長姊都記住的「殊榮」了。

而方俐妙出名的除了「喵喵」這可愛的暱稱外,另一個就是她據說也是個兼職文字工作者,說是據說那是因為她的筆名至今只有魏可柔知道而已。每每同學問起時,方俐妙卻總推說寫得不好,不願貽笑大方,而不敢說出自己的筆名。

只不過方俐妙在大一下學期就一舉拿下了校內文學獎小說、新詩的首獎,她的文筆究竟是好或不好,還真的不是她自己說了就算。那麼魏可柔又是如何得知方俐妙的筆名呢?

「佛曰不可說。」每當有人問起,魏可柔總這樣笑咪咪地說。她倒也不是刻意裝神秘,只是覺得方俐妙接近神經質的敏感真的是有夠可憐兮兮,她猜想或許有些人就是適合低調過生活吧。

不過,她會發現倒也只是巧合,因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那時才剛開學沒多久,方俐妙就那一百零一次在學校bbs的文藝創作板貼上她過去出版的某篇小說,因為編輯有交代,要努力作宣傳。而那一天魏可柔竟也巧得不得了就借了那一本小說,當她看見文藝創作板出現自己才剛看完的小說,她的第一個反應是,憤怒。

開什麼玩笑!盜轉文章耶!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文章,這個要直接拖出去啦!當下,魏可柔的腦中便浮現了如此的想法。然而正當她要回文斥責時,她忽然覺得不對勁了。

雖然原發文的ID她沒有任何印象,但ip位址似乎離她很近。當她再看一眼,她發現好像在同一間教室,再看幾眼後——

「在對面?」她小聲驚呼,連忙就站起身,然後她便看見了單手托腮好像在發呆的方俐妙。

儘管已經開學一個多月,但魏可柔對方俐妙除了那個太像裝可愛的外號之外,其實是沒什麼印象的,最多就是一個不太吵看起很好騙的乖乖樣子。那麼像這樣看起乖乖的女生會盜轉出書作家的文章嗎?又或者她只是忘了打「轉載」二字?但方俐妙用的ID可不是她在班板上的那個啊。

那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魏可柔蹙著眉想半天,怎麼也想不出答案。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就是她搞錯了。

然而魏可柔覺得,她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放過一個!所以她起身走向方俐妙了,當她就要伸手拍拍時,方俐妙正好也站了起來。

卡的一聲,一張磁碟片掉在地上,魏可柔想也不想地就撿了起來。

「啊,謝謝……」方俐妙像貓一樣的虛弱聲音輕輕響起。

然而魏可柔卻直直盯著磁碟片上的標籤瞧,接著她說:「方俐妙這妳寫的小說啊?」

「沒有……」方俐妙直覺地否認了,但她很慌張,慌張的樣子一瞬間便落入魏可柔的眼裡。

好像有點怪怪的……魏可柔忍不住揚起唇,然後她忽然想起有一次她聽說,方俐妙常常在上課時間一直拿著筆記本不知道在寫什麼,又聽室友說,方俐妙有時還會寫一些很溫馨的小故事PO在文藝創作板。

霎時間,魏可柔覺得好像有兩條線要接在一起了。

「喵喵……」她突然改口,並且露出甜美的微笑,「我覺得妳那篇『月亮的影子』很好看唷,我很喜歡!」

「真的啊!」方俐妙原本神情慌慌的臉忽地笑了開來,接著她開始滔滔不絕:「我自己也好喜歡那一本,我覺得那應該可以算是我近期的代表作了,雖然說我覺得男主角小時候的篇幅描寫得好像不夠多,但是——」總算,她意識到不對勁了,原本的笑容僵在嘴邊,「魏、魏……」

「我叫魏可柔。」魏可柔笑咪咪地接下話,「我是妳同班同學唷。」

「我知道。」方俐妙的聲音又開始變得虛弱了,她一臉好像做錯事被發現一樣的慘兮兮,「那個磁碟片可以還我嗎?」

魏可柔笑笑地把磁碟片還給她,然後又繼續說:「我覺得用磁碟片儲存其實滿危險的,若不是我們學校電腦教室還有軟碟機,這種東西早該擺在博物館裡去了。欸,妳要不要買給隨身碟啊?我可以陪妳去看唷。」

「謝謝,不用……」方俐妙訕訕一笑,而右手緊緊抓著提袋,「那個……我要回宿舍——」

「喵喵,妳的作品我都有定時在看唷!」魏可柔很輕快地打斷她的話,臉上的笑容始終是燦爛甜美,「真沒想到,原來我有同學是作家啊,改天幫我簽名好不好?」

「不、我……」

「怎樣?」魏可柔笑咪咪的反問。

方俐妙咬了下唇,安靜了幾秒,然後她垂下頭,微弱的聲音輕輕響起,「別叫我作家,我只是兼職的作者而已。」

以上,便是方俐妙的學生作家身分被發現的過程。雖然說看起來好像魏可柔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亂猜矇上的,但方俐妙的不打自招——也算難得了。

也因為魏可柔無意間得知了方俐妙千方百計要瞞住的秘密,所以她就成為了方俐妙最要好的女朋友,同時方俐妙又希望她別說出自己的筆名,而保守秘密的代價便是,她可以先睹為快新書的內容。

只不過一年的時間過去了,雖然說魏可柔是不曾提起方俐妙的秘密,然而方俐妙曾出書的消息卻像野火燎原一般無限蔓延,似乎全國貿系在一夕之間就全知道了,但究竟第二個知道秘密的人又是誰呢?

這個問題可是連方俐妙也無法回答。目前她唯一慶幸的也只有,至少她的筆名還沒有讓其他人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lkin 的頭像
malkin

malkin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