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5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出院,但待在家裡其實也危機重重吧?

雙手撐著拐杖一整天,到了晚上時,我的雙手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

晚上要吃飯時,老媽在樓下喊,快點下來吃飯,我很想說,我不要吃好不好?站在樓梯的台階上,我試著向下跨一步,然後很幸運,我只撞到牆壁而已,當然是會痛,我身上的瘀青,甚至比在住院時更嚴重。再晚一點,我看著不過十幾階的樓梯,我爬不上去,很害怕,手腳一直在發抖,其實我只是想要去上個廁所而已。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針對那起車禍意外,決定要提告訴了。

本來是要和解的,並且我其實並不想跟那位車主要什麼大額的賠償一類。

因為,我一直都認為,這件事對我跟他兩個人都是一場意外。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出車禍了。

從上個禮拜二到今天,我總共在醫院住了七天六夜,說真的,我不喜歡醫院,尤其我只能待在病床上哪裡也不能去……。

那天是因為停在路邊的車子突然打開車門,正在騎車的我一時閃躲不及,所以才會撞車門,並且跌倒。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究竟立玫是要觀察什麼?一直到隔天我跟以悠去店裡上班了,我還是不知道立玫昨夜是忽然在燃燒什麼,總之她最後就是很快樂地回去房間了。

「白白,妳昨天沒睡好嗎?」當我打了第三個哈欠時,以悠一臉困惑走到我身邊問道。

「是有一點。」其實就是自己在胡思亂想,所謂的做賊心虛真是有夠該死。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病人是需要休息的。培雅和之婷又聊快半小時之後,之婷便睡著了,而小孟正好也回來。小孟其實是刻意避開的,就怕之婷會覺得有些事不想讓他這個『男人』知道。

「喝個咖啡吧。」拉開布簾,他遞了一罐咖啡給培雅。

「謝謝。」培雅笑了笑,「之婷已經睡了,我們到外面聊吧。」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欸,白白,我問妳唷。」趁著以悠去洗澡時,立玫忽然朝我露出有些詭異的笑容。

「幹嘛笑成這樣?妳問啊?」我覺得頭皮發麻。

「翔悟學長好像也在橘柚打工對不對?」立玫笑咪咪的。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沒有想過我要告訴立玫,任何這段期間關於我跟學長之間發生的事情,我確實是不誠實,但我真的寧願,寧願就把那些只當成我心裡的秘密。是的,當以悠來店裡工作的第一天開始,我就決定要把對學長的好感藏進自己心裡了。然而,若我想要打破現在的僵局,並且想要去做些什麼的話,我又怎麼可能瞞住立玫呢?

當我洗完澡回到房間,我便看見立玫坐在我的床上,真的就是一副等著與我商量大計的模樣。

立玫盤腿而坐,單手托著下巴,滿臉的若有所思。立玫的敏銳我向來清楚,忍不住我開始不安了。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之婷昏睡不醒的原因是安眠藥服用過量。

急診室裡,培雅一臉怔忡,她感覺腦中思緒混亂完全無法思考。安眠藥過量?她從來就不曉得之婷有服用安眠藥的習慣啊……她撫額,沮喪極了。

「總之是暫時沒事了。」小孟伸手攬住培雅,拍拍她的肩。經過剛才將近一個小時的急救,之婷總算是脫離險境。其實之婷服用的安眠藥還不到會致命的程度,但那藥量仍是遠遠超過一般人正常服用的劑量,所以也幸好他們發現的早。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11

之婷出事了,就在小年夜當天。

晚上七點多時,培雅接到之婷同事打來的電話,那位同事培雅也是相熟的。電話裡,她告訴培雅,之婷已經連兩天都沒到公司了,不只手機關機,打家用電話也是沒有人接,完全都連絡不上人。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跨年後的隔週週末,小孟約了大家一起吃飯,這是跨年夜小孟就和培雅提過的。原本培雅還以為小孟是口頭說說而已,畢竟年關將近,各行各業其實都忙碌,但小孟似乎是讓景言、之婷都排除萬難地來了。

早上十一點半,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左右,培雅便先到附近的書局逛逛。在翻了幾本小說,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培雅這才離開書局慢慢走到約定的地點,當途中經過唱片行,她卻忍不住停下腳步。

唱片行放置在外面的電視正播放一位以知性聞名的女歌手的最新MV,培雅平常不太聽流行歌曲,但當她聽見歌詞時,卻忍不住怔怔,甚至停下腳步。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二十秒鐘,二十、十九、十八、十七……」舞台上,主持人正興奮地大喊著,以舞台為中央,倒數聲開始向四周漫延。

茉莉轉過頭,一臉笑盈盈,望著小孟的眼睛彷彿在發亮。「承皓,我從去年就一直好想和你一起跨年,今年總算是心願達成了,明年我們再一起來好嗎?」

「茉莉我……」小孟深深吸口氣,「對不起……」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十章 再痛也要談戀愛

以悠在橘柚的打工很快便進入了狀況,以悠對人向來沒心眼,也不會扭扭捏捏地放不開,並且又加上她的外貌甜美可人,除了沒心眼這項有些危險外,其實她還滿適合從事服務業的。所以,雖然以悠才來一個多禮拜,但據我觀察,上門的男客人們幾乎是增加了一倍。

「搞不好以悠可以變成店裡的新招牌……」許杰一臉若有所思,「嗯,對男客人的。」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上我跟以悠回到家後,我們看見久違的立玫回來了。

「妳不是說妳開學前才要回來?」一打開門,滿室的光亮就讓我跟以悠都嚇了一大跳。

晚上十點半,立玫坐在客廳裡看電視,高雄的氣候溫暖,她穿著運動短褲,兩條白嫩嫩的腿就架在茶几上。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們已經回不去從前了。」景言轉著手中的杯子輕聲道。

培雅微微一笑,目光悵然她望著爆出歡呼聲的遠方。「至少還要是朋友啊……」

為了迎接新年,今晚市區附近的店家也開得特別晚,但景言和培雅沒參加去車站前的跨年晚會,反而是坐在這家露天咖啡廳裡聽著不遠處偶爾會傳來的音樂聲。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五年的最後一天,雖然聖誕節之後小孟的情緒一直很低落,但他仍記得自己曾與茉莉的約定,並且也明白自己該把與茉莉的關係下個決心了。

接近傍晚時,他與茉莉一起來到新竹火車站前的廣場參加跨年晚會。

「承皓,培雅他們怎麼沒一起來啊?」擁擠人群裡,茉莉只得緊挨在小孟身邊說話。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10

『小孟:

今年一個人在國外過生日的感覺如何?不久前我有收到你mail來的電子賀卡,從你還記得我的生日這點看來,我猜想你應該過得還算不錯。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翔悟學長對我告白的三天後,也就是禮拜天晚上,以悠回到高雄,她一回來就央著我,快快敲定時間帶她去面試。我相信若我在那時就老實說出一句話,所有的事情也一定會倏地劃下句點。只是一看見以悠的笑臉,我怎麼也就無法誠實了。

究竟我是害怕誰受到傷害?或許我只是想保護自己罷了。

禮拜六晚上我要回家時,翔悟學長告訴我,他要開始忙專題了,所以來店裡的時間會比之前減少許多,所以——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喜歡這件事應該是要讓人愉快的,至於會讓人覺得不愉快的,一定只有喜歡錯人吧?為什麼明明有這麼好的人喜歡我,我卻只能哭著說,對不起?

我不是在發好人卡給學長,而且我覺得我並沒有資格,只是在謝謝與對不起之外,我還應該說什麼?其實,不論說得再多,也都只是傷害罷了。現在我傷了學長,並且再過不久後,以悠也會因為我的關係間接受到傷害,我以為我什麼都不能做,但我就是傷害了他們。

像這樣會演變到一團亂的情況,我想一定是我的報應。早知道當初就要跟學長保持距離,當學長對我好時我不該心動,當看到照片時也該當作沒看到,會問出口的原因始終只有一個,就是我的心裡非常還悲哀地抱著希望、抱著奢求。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九章 搞曖昧是不道德的,那裝傻呢?

從我住的巷子走到學長的家,連五分鐘都不需要,平常我覺得近得詭異,但今晚我非常確定住得近真的是有好處的。

尤其今晚學長的家,還只有我跟學長兩人而已,因為許杰今天不在家,學長的其他室友也還沒有回來。說真的,這種情況我是真的不知道該覺得慶幸,還是尷尬?但既來之,則安之,我相信學長不會對我做什麼,我也不會對學長做什麼。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離開北投後,整個白天的淡水一行,小孟很明顯地心不在焉,景言要和他抬摃,他興致缺缺,茉莉和他聊天,他有一句沒一句的亂搭。

晚餐時,景言忍不住挨到培雅身邊輕聲詢問。「那傢伙沒事吧?」

「可能是累了吧?」培雅也很疑惑。

malk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